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彭希曦:27条语录,有关朱大可  

2005-12-31 11:07:55|  分类: 他人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希曦:27条语录,有关朱大可
           
1.我想写点什么。这念想突如其来。其实由来已久。
 
2.十年前,在热火朝天的深圳,我四处逃窜只求一小片荫凉,却得到一本《燃烧的迷津》;全世界活蹦乱跳庆贺千禧年的那会儿,我赖在严酷的北京城,买了一本《聒噪的时代》。
 
3.上个星期,我跳上441公共小巴,直奔深圳市八卦岭书刊批发市场,登上一栋废弃厂房的五楼,“求知图书”的仓库;我劈头就问:《话语的闪电》,有吗?
 
4.事到如今,只有《话语的闪电》,在我游移不定的右手边。
 
5.我很想写点什么。满怀着赞美的冲动。这让我相当为难。
 
6.优秀的吹鼓手大多天生一副理所当然的庄严表情,而我惯于发笑。要不就一脸死相。还好,总算养成了出门戴墨镜的癖好。
 
7.这几天我没戴墨镜。我呆在自己屋里;一门心思,寻思着这朱大可该怎么写呢。
 
8.太不容易了。我感到非常不爽。
 
9.我焦灼不堪。毫无办法。推土机在窗外轰轰烈烈。摧毁小山头,开拓新马路。
 
10.眼皮底下是一叠“欣乐”牌A4复印纸;洁白大方,一尘不染。
 
11.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些貌似无辜的白纸。它们好像总在讥笑我。我非得弄脏它们。
 
12.还不算太糟。纸面上慢慢浮现出一些句子。只有句子。
 
13.看来文章是难以成篇了。这里谈论的可是当今最敏感的文体家。那我就干干脆脆,且将句子直接罗列如下。
 
14.好在没有任何人情世故。也就是说,我和朱大可毫无私人瓜葛。
 
15.由此说来,下列“语录”具有某种天然的公正性?可别这么说,我担待不起的。
 
16.不,不着急,再改改。逐字逐句。
 
17.他远不是那种著作等身之辈。我却从来没有读完过。顺便一说,我至今只读过萨缪尔﹒贝克特的三个短篇。文学的绝境。
 
18.大伙儿都看出来了,他的语势是不容置疑的(这倒和本文的期期艾艾相映成趣),仿佛他说出的都是一些明晃晃的事实。为什么非要等到他说出了才能看见?
 
19.他不愤怒。更不可思议的,他竟然还不颓废。他不是戏子。戏子们蹦达在光鲜夺目的时代舞台,一边极力掩饰着深藏的恐慌,一边担忧着这个可怕的看客。
 
20.我逢朱必读。哪儿来的好习惯?他的理性、丰沛、精确,屡屡让我惊讶不已。
 
21.他是客家人?他是上海人?还在澳洲呆过一些年月?这些又能证明什么?从他的话语中听不出一丝乡音。仅仅是汉语。他有点来历不明,去向无定。
 
22.首先是词语。越说越肮脏的词语。他清洗它们。使之晶莹剔透,重放本色。他一直顽固地抵御着汉语的急剧腐化。越来越油腻的语言环境。
 
23.这年头人人都是作家。只有他的文字,堪称辞章。铿锵作响。当代汉语中唯一的交响音乐家。
 
24.他还写过一个关于雷锋的短篇小说,其优美舒畅,宛如一首流传久远的民歌。
 
25.他及时揭露了中国的“先锋派”......你看看今天的马原,兴冲冲又勉为其难地充当着文化名流,显得比他的“散文”还要愣头愣脑。
 
26.想当初,绝望的鲁迅披荆斩棘,从恶臭的文言文泥坑中,将奄奄一息的中文死活拖上了现代汉语的堤岸;经过20年无门无派的孤胆写作,朱大可,独自成为当代汉语最醒目的风向标。
 
27.就这么多了。打上电脑。再不好意思也要发出去。

                                        2004.1.10  再度修改
                                        2006.2.11  再改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