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百花奖:一次被悍然代表的民意  

2006-11-19 20:30:33|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花奖:一次被悍然代表的民意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百花奖:一次被悍然代表的民意
 
本届百花奖的结果,再次证实了许多业内人士的预言:一座残败的花园,即使再用新技术打扮,也只能是新一轮的笑柄。56名观众评委,集体“恶搞”了一回百花奖,让一部“鲜为人知”的影片,夺得所谓“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三大桂冠,而票房看好的《天下无贼》,却以零票纪录刷新百花奖纪录。跟中国足球现状一样,这种违反常识和逻辑的“塑料花”式的大奖,不仅是对中国电影现状的嘲弄,也是对中国观众智商的强烈讽刺。
 
中国大众电影在好莱坞电影、盗版碟和所谓的国产大片的三重挤压下,已经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了。百花奖的保留,无非是要在商业票房之外,保存一个民意表达的脆弱平台。但它根本无法重返当年民众踊跃投票的黄金时代。不仅如此,尽管作了“惊天动地”的改革,从投票观众中选出百名评委,并要以这种超女式民意去拯救百花奖,但其结果却恰好相反。在我看来,它不过是一场破绽百出的民意表演而已。
 
百花奖应当是一具衡量大众趣味的天平。但对整个评选过程的分析却不难发现,该奖的策划组织却露出一些奇怪的缺陷,例如,众多以“思想价值”见长的主旋律影片,不惜降低层次,混迹于娱乐影片之间,此外,那些在去年初就已上映的“超龄”影片(如《天下无贼》等),也被列入年度参赛候选名单,参选标准一片混乱,令观众无所适从。而那些优秀的小制作影片,像《疯狂的石头》,却因所谓选票提名的原因,根本无法入围赛圈。评选的范围和公正性,据此受到了广泛质疑。
 
一个严重不符常识与逻辑的票选结果,其产生原因只能来自两个方面:要么是大众评委的脑子出了问题,要么组委会在进行幕后操控。
 
大众的文化判断失调症,正在成为值得严重关切的问题。时下关于中医兴废的论争就是一个明证。在所谓“科学家”的诱导下,一百多人(号称“上万”)联署声明,要求废除中医制度。这场互联网闹剧打着“科学”旗号,却暴露了对中国传统价值的无知。值得庆幸的是,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七成网民支持弘扬中医。这就是草根民众的可爱之处。他们是本土文化传承的希望所在。
 
中医之争给我们的启示是,民众的意识如果出现问题,往往是所谓专家误导的结果。这种伪启蒙是传统文化价值空洞化的重要原因。在原有核心价值崩溃后,习惯于受控的部分民众,未能建立起独立思考的立场,以致一些人在获得投票权后茫然四顾,不知所措,只能重演被操控的喜剧。
 
百花奖评选,再度验证了我的这一忧虑。从“金鸡百花电影网”的资讯中,无法获知这些观众评委是如何被选中的;他们也不许自主接受新闻采访,嘴巴被严密缝合,这种运作的黑箱化态势,已经足以引起舆论的怀疑。
 
从百名精心挑选或感恩戴德者手里争取到56张多数票,显然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在现实社会的语境里,当评委的风景地旅游费用被组委会包揽之后,出现幕后暗示、洗脑和交易的概率,至少高达七成以上。女演员李冰冰哭诉评选“不公正”,决非空穴来风。
 
无独有偶的是,一位署名“西南偏南”的大众评委,在自己的搜狐博客上“痛苦”回忆了自己参加作为百花奖项目之一的电影研讨会过程,揭出主办机构蓄意进行精神操控的事实,在他的笔下,研讨会就像是一场事先精心策划的洗脑学习班——
 
会议由组委会的一位同志主持,她首先主动的点名一位评委率先发言。那位评委也是北京人,他在会议前就宣传影片《张思德》好,导演也棒。在会上,他再次肯定了《张思德》,其他的评委也都“从善如流”,一片崇拜、赞颂影片《张思德》和影片《生死牛玉儒》的声音。这时一个年轻的评委问到:“请问:在我们来看片前,有几个人看过影片《生死牛玉儒》”?没有几个人举手。
 
在研讨会的结尾,主持人不顾一些头脑清醒的年轻评委的反对声音,声称:“今天从我们讨论看,多数同志都倾向于影片《张思德》和它的导演尹力、男主角吴军。”
 
这个比较可信的现场记录表明,许多“大众评委”只是一些可怜的前台傀儡而已,他们中的大部分,甚至连那些主旋律电影都没看过,却在研讨会上发出大声赞美;主持人混淆视听的“总结”,旨在暗示那些身不由己的评委,让他们日后在投票现场,按这一价值判断进行表决。组委会先生们的意志,就这样如愿以偿地支配了56个脑袋,进而悍然“代表”了13亿中国观众的民意。(作者:朱大可,原载《中国新闻周刊》)
 
说明:有关大众评委“西南偏南”提供的记录,发表在下列博客网页,特此链接,以备参考:http://019571005.blog.sohu.com/
 
本文题图:俸正杰《浪漫旅程No13》
 
 
 
 
谨以此文向一次被悍然代表的作协大会致敬!
 
 
 
 
 
 
 
附:《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之文(对发表时由编辑所作的修辞性删改,作者深表理解):
 
 
悍然代表民意的百花奖 
 
今年百花奖作了“惊天动地”的改革,从投票观众中选出百名评委,并要以这种“超女式民意”去拯救百花奖,但其结果却恰好相反——它不过是一场破绽百出的民意表演而已
 
本届百花奖的结果,再次证实许多业内人士的预言:一座残败的花园,即使再用新技术打扮,也只能是新一轮的笑柄。56名观众评委,集体“恶搞”了一回百花奖,让一部鲜为人知的影片,夺得所谓“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主角”三大桂冠,而票房看好的《天下无贼》,却以零票刷新百花奖纪录。这种违反常识和逻辑的“塑料花”式大奖,不仅是对中国电影现状的嘲弄,也是对中国观众智商的强烈讽刺。
 
在好莱坞电影、盗版碟和所谓国产大片的三重挤压下,百花奖的保留,无非是要在商业票房之外,保存一个民意表达的脆弱平台。但它根本无法重返当年民众踊跃投票的黄金时代。尽管今年百花奖作了“惊天动地”的改革,从投票观众中选出百名评委,并要以这种“超女式民意”去拯救百花奖,但其结果却恰好相反。在我看来,它不过是一场破绽百出的民意表演而已。
 
百花奖本当是一具衡量大众趣味的天平。但对整个评选过程进行分析后却不难发现,该奖的策划组织却露出了一些奇怪的缺陷。例如,众多以“思想价值”见长的主旋律影片,不惜降低自己的层次,跻身于娱乐影片之间;此外,那些在去年初就已上映的“超龄”影片(如《天下无贼》等),也被列入年度参赛候选名单,参选标准一片混乱,令观众无所适从。而那些优秀的小制作影片,像《疯狂的石头》,却因所谓选票提名的原因,根本无法入围参赛。
 
一个严重不符常识与逻辑的票选结果,其产生原因只能来自两个方面:要么是大众评委的脑子出了问题,要么是有人在进行幕后操控。
 
是的,大众的文化判断失调症,正在成为值得严重关切的问题。前度关于中医兴废的论争就是一个明证。在所谓“科学家”的诱导下,一百多人(号称“上万”)联署声明,要求废除中医制度。这场互联网闹剧打着“科学”旗号,却暴露了对中国传统价值的无知。
 
这场论争给我们的启示是,在原有核心价值模糊后,习惯于受控的部分民众,未能建立起独立思考的立场,只能重演被操控的喜剧。
 
百花奖评选,再度验证了我的这一忧虑。从“金鸡百花电影网”的资讯中,人们无法获知,这些观众评委是如何被选中的?他们也不许自主接受新闻采访,嘴巴被严密缝合,这种运作的黑箱化态势,已经足以引起舆论的怀疑。
 
从百名精心挑选或感恩戴德者手里争取到56张多数票,显然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在现实社会的语境里,当众评委的风景地旅行费用被组委会包揽之后,出现幕后暗示、洗脑和交易的概率,至少高达七成以上。女演员李冰冰哭诉评选“不公正”,决非空穴来风。无独有偶的是,一位署名“西南偏南”的大众评委,在自己的搜狐博客
(019571005.blog.sohu.com/)上“痛苦”回忆了自己参加作为百花奖项目之一的电影研讨会过程,揭出主办机构蓄意进行精神操控的事实,在他的笔下,研讨会就像是一场事先精心策划的洗脑学习班——
 
会议由组委会的一位同志主持,她首先主动地点名一位评委率先发言。那位评委也是北京人,他在会议前就宣传某部影片(暂称“甲片”)好,导演也棒。在会上,他再次肯定了甲片,其他的评委也都“从善如流”,一片崇拜、赞颂甲片和另外一部影片(暂称“乙片”)的声音。这时一个年轻的评委问道:“请问:在我们来看片前,有几个人看过乙片?”没有几个人举手。
 
在研讨会的结尾,主持人不顾一些头脑清醒的年轻评委的反对声音,声称:“今天从我们讨论看,多数同志都倾向于甲片和它的导演、男主角。”
 
这个网络上出现的现场记录表明,许多“大众评委”只是一些可怜的前台傀儡而已,主持人混淆视听的“总结”,旨在暗示那些身不由己的评委,让他们日后在投票现场,按这一价值判断进行表决。组委会先生们的意志,就这样如愿以偿地支配了56个脑袋,进而悍然“代表”了中国电影观众的民意。★ 2006年11月16日)            
 
(杰夫上传)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