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歌剧院的乌托邦  

2006-04-12 11:41:50|  分类: 建筑-地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歌剧院的乌托邦
 
在悉尼歌剧院的海滨散步长廊上,我曾经象所有的游客那样徘徊过许多个奇妙的夜晚。都市的玻璃幕墙大厦象透明的水晶盒子,在星辰灿烂的天幕下熠熠发光。海湾因此而呈现出一种闪烁的气质。都市和巨大的铁桥颠倒着映射于海上,在暗蓝色的水波间晃动,像一个被刻意制作的梦境。灯柱沿着海岸排成一条弧线,把柔和的光注入了我行走着的思想,而在我的背后,是悉尼歌剧院那贝壳型的屋顶,有一些精心布置的射灯环绕着它,照亮了它乳白色的庞大轮廓和台阶,仿佛一座人类的圣殿,散发出天堂般的光明气息。
 
一个金发的年轻人在灯柱下练习吹萨克斯管。美国黑人布鲁斯音乐的忧郁旋律,从他的呼吸里徐缓诞生,越过铺着阿托克地砖的露天走廊,旋涡般隐没在月色迷蒙的海面。离我不远的那张长椅上,一对恋人正在热烈拥吻,我甚至可以听到嘴唇和舌头碰撞的激情声音,此外是海水拍岸时发出的低语。       
 
我还听见了我自己的孤独的沉默,仿佛被这令人销魂的美所震撼。我焦虑的灵魂正在这乌托邦夜景中软化,转向一种和平的无奈。在注视着这个都市之夜的同时,我已经确切地意识到它其实并不属于我,它只是从我生命四周浮现过的无数美景中最美的一种而已。在传统的历史崩溃之后,我甚至无法回忆这一用玻璃、石头、釉瓦和灯光构筑成的后工业场景。
 
1997年元旦前夕的夜晚,我在这个地点观看澳大利亚人的新年狂欢和全球最壮观的烟花表演。从现代美术馆门前的草坪,可以目击到从歌剧院和悉尼大铁桥背后升起的绚丽烟花,它们像冰冷的火焰一样树状展开,天空、大地和海洋发出了奇异的微笑。
 
在这稍纵即逝的时刻,某种乌托邦的幸福笼罩着这个南太平洋的海岸,我和所有在场的近百万人,都感受到了这种被火焰照亮的幸福。它是清澈透亮的,把我们推向自身灵魂中最纯真的一面,然后熄灭在焰火燃尽的午夜,也就是熄灭于日常生活重新开始的时刻。
 
而在这火焰熄灭之前,它所拥有的爱的能量是令人震惊的。金发蓝眼的英格兰和爱尔兰人、法国、意大利和希腊人、披着头巾的阿拉伯人、黑发黄肤的亚洲人,以及皮肤黝黑的太平洋岛国人和澳洲土著人,所有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都涌现于狭窄的港口,构成了肤色的完整谱系。仇恨短暂地消融了,人民毫无隔阂,互致问候,「Happy new year」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种爱的临时话语在其间传递。和解的微笑降落在所有的面容上。人们手里拿着一种能够发出冷光的绳圈,如同握住一条柔软的希望。在焰火燃放的间隙,它们萤火般浮动于万头躜动的人流之中,代表着无数卑微而渴望的灵魂。而焰火则是这些灵魂所发出的呐喊。
 
当人民在午夜转身离去的时候,歌剧院继续偃卧在那个很小的半岛上,在射灯的照耀下保持着乌托邦式的庄严。它刚刚目睹了一幕宏大歌剧的演出,在它的外面而非它的里面。那些庞大的剧场里没有观众,座椅空空荡荡,安静得如同古庞贝的废墟。昏暗的灯光勾勒着诸多立柱的阴影。一些蟑螂在舞台和楼道上出没,贪婪地搜索着人的气味。咸涩的风从玻璃大门的隙缝里吹入,带来了潮汐的消息。(作者:朱大可,1999年1月写于悉尼)
 
本文题图:米罗《哈里昆的狂欢》
 
悉尼歌剧院夜景
 
 
悉尼歌剧院屋顶
 
悉尼新年烟花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