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鏃т綔瀛樻。锛氶亾寰锋皯鍏靛拰绀句細瀹藉  

2006-06-12 06:28:0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费厄泼赖主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成熟与自信的标志。由过去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到以后按司法程序从宽处理,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四人帮”和林彪两案审判,宣告“无法无天”时代的终结,中国从此走上新国家主义的宪政道路。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除了病故和自杀以外,大都已得到了时间的赦免。他们享受到政治宽容,显示出中国宪政的进步。一种必要的宽恕机制,正在中国社会缓慢生长。 “四人帮”的“最后下落”,对当下中国文化格局无疑是个重要的启示。有人说余秋雨“文-革”期间写过一些“帮文”,但尽管如此却不致于酿成大罪;谢晋虽拍摄电影《海港》和《春苗》,陈逸飞以“革命油画”走红“文-革”年代,但那似乎都是辨风应世之举,并非无可赦免的罪行。 文化批评应当行走在“文化”的层面,而不要动辄发展为政治检讨和道德批判的战争。“忏悔”只是纯粹个人的精神事务,过度的外部诉求,只能制造新的道德暴力和思想专政。 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要求忏悔的道德浪潮,余秋雨发动了系列讼战进行“自卫反击”,则加剧了文坛的紧张局势。尽管批评家的话语方式可以反省(例如应避免过度暴力和人格伤害等等),但正当的批评权利则是不容颠覆的。余的司法之旅,对正在自我解放的文化批评构成了严重挑战,也为知识分子自我内省传统,提供了一个负面样本。 毫无疑问,法庭审判和笔战赔款并不能抹除其历史过失的细节,也无法真正解决起诉者的财务危机,恰恰相反,它只能助燃文化界的仇恨火焰,其结果是赢了官司,输掉了道义。文化的问题,还是应当在文化的边界内加以解决。 刘侠之死引发的社会道德回响是耐人寻味的。这一化解社会仇恨的范例,应当成为我们处理文化和道德危机的一种有力借鉴。在一个矛盾冲突不断、人心浮躁的时代,如何避免道德过度、审判过度、暴力过度和惩戒过度,寻求人间的理性、自省、和解与宽容,正是知识界、媒体和民众所面临的共同难题。(作者:朱大可,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4月) 本文题图:杨帆《远方》 鏃т綔瀛樻。锛氶亾寰锋皯鍏靛拰绀句細瀹藉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道德民兵和社会宽容

 
台湾著名残疾女作家刘侠(笔名“杏林子”)被保姆虐待致死,但整个社会对此却表现了惊人的宽容。
 
自我内省传统,提供了一个负面样本。 毫无疑问,法庭审判和笔战赔款并不能抹除其历史过失的细节,也无法真正解决起诉者的财务危机,恰恰相反,它只能助燃文化界的仇恨火焰,其结果是赢了官司,输掉了道义。文化的问题,还是应当在文化的边界内加以解决。 刘侠之死引发的社会道德回响是耐人寻味的。这一化解社会仇恨的范例,应当成为我们处理文化和道德危机的一种有力借鉴。在一个矛盾冲突不断、人心浮躁的时代,如何避免道德过度、审判过度、暴力过度和惩戒过度,寻求人间的理性、自省、和解与宽容,正是知识界、媒体和民众所面临的共同难题。(作者:朱大可,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4月) 本文题图:杨帆《远方》
据中新社的报道称,身为“总统府国策顾问”的刘侠长期患类风湿性关节炎,50年来靠药物维持生命,却创作百万字,文笔洗练、感性温柔,在台湾负有盛名。她于上月遭印尼籍保姆失疯殴打,送医院不久便因伤重不治去世,享年61岁。
 
但刘侠母亲表示,不想追究保姆的责任,因为她也是个苦命的妇人。媒体和司法当局在为死者感到痛惜的同时,都对肇事者表现出普遍的理解。而印尼的“外劳”们也举行隆重哀悼仪式,向刘侠的死表达歉意和悼念。这种由社会宽容引发的良性互动,颇为令人深思。
道德民兵和社会宽容 台湾著名残疾女作家刘侠(笔名“杏林子”)被保姆虐待致死,但整个社会对此却表现了惊人的宽容。 据中新社的报道称,身为“总统府国策顾问”的刘侠长期患类风湿性关节炎,50年来靠药物维持生命,却创作百万字,文笔洗练、感性温柔,在台湾负有盛名。她于上月遭印尼籍保姆失疯殴打,送医院不久便因伤重不治去世,享年61岁。 但刘侠母亲表示,不想追究保姆的责任,因为她也是个苦命的妇人。媒体和司法当局在为死者感到痛惜的同时,都对肇事者表现出普遍的理解。而印尼的“外劳”们也举行隆重哀悼仪式,向刘侠的死表达歉意和悼念。这种由社会宽容引发的良性互动,颇为令人深思。 长期以来,大陆社会对罪犯多采用“严打”手段,官方舆论对伤害高层人士的案件更是声色俱厉。一方面恶性犯罪,一方面严厉惩罚。道德审判的喧嚣,惊天动地。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李海仓遭枪杀后,媒体一片声讨,要为李以及所有富人声张正义,却少有人倾听当场开枪自杀的“凶手”——绝望的破产者冯引亮的悲苦心声,更没有人愿意对其显示一下宽容的立场。毫无疑问,在这场喋血大案中,杀者和被杀者同是悲剧的主角,他们同样需要世人的关注与同情。刘侠案和李海仓案的社会反响,由此形成了鲜明对照。 道德司法和政治的宽容,
 
长期以来,大陆社会对罪犯多采用“严打”手段,官方舆论对伤害高层人士的案件更是声色俱厉。一方面恶性犯罪,一方面严厉惩罚。道德审判的喧嚣,惊天动地。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李海仓遭枪杀后,媒体一片声讨,要为李以及所有富人声张正义,却少有人倾听当场开枪自杀的“凶手”——绝望的破产者冯引亮的悲苦心声,更没有人愿意对其显示一下宽容的立场。毫无疑问,在这场喋血大案中,杀者和被杀者同是悲剧的主角,他们同样需要世人的关注与同情。刘侠案和李海仓案的社会反响,由此形成了鲜明对照。
 
道德司法和政治的宽容,即费厄泼赖主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成熟与自信的标志。由过去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到以后按司法程序从宽处理,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即费厄泼赖主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成熟与自信的标志。由过去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到以后按司法程序从宽处理,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四人帮”和林彪两案审判,宣告“无法无天”时代的终结,中国从此走上新国家主义的宪政道路。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除了病故和自杀以外,大都已得到了时间的赦免。他们享受到政治宽容,显示出中国宪政的进步。一种必要的宽恕机制,正在中国社会缓慢生长。 “四人帮”的“最后下落”,对当下中国文化格局无疑是个重要的启示。有人说余秋雨“文-革”期间写过一些“帮文”,但尽管如此却不致于酿成大罪;谢晋虽拍摄电影《海港》和《春苗》,陈逸飞以“革命油画”走红“文-革”年代,但那似乎都是辨风应世之举,并非无可赦免的罪行。 文化批评应当行走在“文化”的层面,而不要动辄发展为政治检讨和道德批判的战争。“忏悔”只是纯粹个人的精神事务,过度的外部诉求,只能制造新的道德暴力和思想专政。 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要求忏悔的道德浪潮,余秋雨发动了系列讼战进行“自卫反击”,则加剧了文坛的紧张局势。尽管批评家的话语方式可以反省(例如应避免过度暴力和人格伤害等等),但正当的批评权利则是不容颠覆的。余的司法之旅,对正在自我解放的文化批评构成了严重挑战,也为知识分子
 
“四人帮”和林彪两案审判,宣告“无法无天”时代的终结,中国从此走上新国家主义的宪政道路。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除了病故和自杀以外,大都已得到了时间的赦免。他们享受到政治宽容,显示出中国宪政的进步。一种必要的宽恕机制,正在中国社会缓慢生长。
 
“四人帮”的“最后下落”,对当下中国文化格局无疑是个重要的启示。有人说余秋雨“文-革”期间写过一些“帮文”,但尽管如此却不致于酿成大罪;谢晋虽拍摄电影《海港》和《春苗》,陈逸飞以“革命油画”走红“文-革”年代,但那似乎都是辨风应世之举,并非无可赦免的罪行。
 
文化批评应当行走在“文化”的层面,而不要动辄发展为政治检讨和道德批判的战争。“忏悔”只是纯粹个人的精神事务,过度的外部诉求,只能制造新的道德暴力和思想专政。
即费厄泼赖主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成熟与自信的标志。由过去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到以后按司法程序从宽处理,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四人帮”和林彪两案审判,宣告“无法无天”时代的终结,中国从此走上新国家主义的宪政道路。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除了病故和自杀以外,大都已得到了时间的赦免。他们享受到政治宽容,显示出中国宪政的进步。一种必要的宽恕机制,正在中国社会缓慢生长。 “四人帮”的“最后下落”,对当下中国文化格局无疑是个重要的启示。有人说余秋雨“文-革”期间写过一些“帮文”,但尽管如此却不致于酿成大罪;谢晋虽拍摄电影《海港》和《春苗》,陈逸飞以“革命油画”走红“文-革”年代,但那似乎都是辨风应世之举,并非无可赦免的罪行。 文化批评应当行走在“文化”的层面,而不要动辄发展为政治检讨和道德批判的战争。“忏悔”只是纯粹个人的精神事务,过度的外部诉求,只能制造新的道德暴力和思想专政。 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要求忏悔的道德浪潮,余秋雨发动了系列讼战进行“自卫反击”,则加剧了文坛的紧张局势。尽管批评家的话语方式可以反省(例如应避免过度暴力和人格伤害等等),但正当的批评权利则是不容颠覆的。余的司法之旅,对正在自我解放的文化批评构成了严重挑战,也为知识分子
 
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要求忏悔的道德浪潮,余秋雨发动了系列讼战进行“自卫反击”,则加剧了文坛的紧张局势。尽管批评家的话语方式可以反省(例如应避免过度暴力和人格伤害等等),但正当的批评权利则是不容颠覆的。余的司法之旅,对正在自我解放的文化批评构成了严重挑战,也为知识分子自我内省传统,提供了一个负面样本。
 
毫无疑问,法庭审判和笔战赔款并不能抹除其历史过失的细节,也无法真正解决起诉者的财务危机,恰恰相反,它只能助燃文化界的仇恨火焰,其结果是赢了官司,输掉了道义。文化的问题,还是应当在文化的边界内加以解决。
 
刘侠之死引发的社会道德回响是耐人寻味的。这一化解社会仇恨的范例,应当成为我们处理文化和道德危机的一种有力借鉴。在一个矛盾冲突不断、人心浮躁的时代,如何避免道德过度、审判过度、暴力过度和惩戒过度,寻求人间的理性、自省、和解与宽容,正是知识界、媒体和民众所面临的共同难题。(作者:朱大可,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4月)
即费厄泼赖主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成熟与自信的标志。由过去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到以后按司法程序从宽处理,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四人帮”和林彪两案审判,宣告“无法无天”时代的终结,中国从此走上新国家主义的宪政道路。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除了病故和自杀以外,大都已得到了时间的赦免。他们享受到政治宽容,显示出中国宪政的进步。一种必要的宽恕机制,正在中国社会缓慢生长。 “四人帮”的“最后下落”,对当下中国文化格局无疑是个重要的启示。有人说余秋雨“文-革”期间写过一些“帮文”,但尽管如此却不致于酿成大罪;谢晋虽拍摄电影《海港》和《春苗》,陈逸飞以“革命油画”走红“文-革”年代,但那似乎都是辨风应世之举,并非无可赦免的罪行。 文化批评应当行走在“文化”的层面,而不要动辄发展为政治检讨和道德批判的战争。“忏悔”只是纯粹个人的精神事务,过度的外部诉求,只能制造新的道德暴力和思想专政。 但在另一方面,面对要求忏悔的道德浪潮,余秋雨发动了系列讼战进行“自卫反击”,则加剧了文坛的紧张局势。尽管批评家的话语方式可以反省(例如应避免过度暴力和人格伤害等等),但正当的批评权利则是不容颠覆的。余的司法之旅,对正在自我解放的文化批评构成了严重挑战,也为知识分子

本文题图:杨帆《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