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追问媒体伦理:且看某早报的采编杰作  

2007-11-23 10:16:13|  分类: 媒体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问媒体伦理:且看某早报的采编杰作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追问媒体伦理:

且看某早报的采编杰作

 

杰夫说明:鉴于该记者的诚恳道歉,大可先生决定隐去该报和记者名字。但这一事件折射的新闻伦理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深切反思。

 

某早报记者对我做了所谓电话采访,我要求在采访稿写完之后发我,由我修改认定后才能发表。她表示同意。这是昨天下午18点发生的事情。晚上21:55,记者发来了采访稿,我发现其中一些话并非是我的原话,而且有明显的断章取义之嫌,所以我立即修改后发去,时为22:38。但无论是记者原稿还是我的审定稿,跟80后作家都没有任何关系。但今天早上却发现,该报道不仅没有按承诺发表我认定的文稿,而且煽动仇恨,挑拨我和80后作家的矛盾。此前我还没有遇到过此类事情,故在此将三篇文稿全部贴上,以供网友观赏之。作为一个公共媒体,以如此手法吸引眼球,增加销量,牟取奖金,只能向公众证实一点:某些媒体,正在向垃圾化高歌猛进!

 

 

某早报记者的“初稿”

 

记者把报道初稿发到我的邮箱请我修改——

 

类别:主动发稿
报社:  **早报
部门:  文体部
发件人:  **
时间:  2007-11-22 21:55:19
正文: 老师请过目,还是初稿,文字不甚粗陋。

 

朱大可:文坛已成为一个垃圾场 


早报讯 “中国文坛是一个庞大的垃圾场。”文化学者朱大可前天在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里“语出惊人”。同在现场的一位80后作家毫不示弱,当即亮出观点:“文学评论也是一个垃圾场。”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朱大可和几个“80后”作家。

“我喜欢争议,争议是最好的状态,没有争议才是不正常的。”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朱大可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因为他喜欢越来越多的人来关注、争鸣文学。

 

朱大可说,在凤凰卫视上说“文坛是个垃圾场”这番话,他的心是重重沉下去的。2001年,他从澳大利亚回国定居的时候,就曾宣布要与文学“离婚”,原因是“文学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了我的期望”,而6年后的现在,他的心情依旧。

 

“我说的‘垃圾场’,主要是说现在的出版物都被市场收买了,充斥了太多垃圾,把一些好的作品给遮蔽了,比如一些真正优秀的诗歌作者就没人关注,谁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呢?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沉在底下的,而一些垃圾全都轻飘飘地浮上来,许多人追捧,畅销书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文学价值标准偏离地很厉害。”

 

朱大可说得激动起来,当下的文学生态,就像一个“工业化”的垃圾生产流程,出版物很多,看起来琳琅满目,可以拿来吃,但却大多是问题食品。文学的核心价值究竟在哪里?它人间蒸发了。

 

“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凶神恶煞,有的还把我想象成又高又瘦的电线杆,生活里我不这样。”停顿了一下,朱大可忽然从冷峻中笑出声来,“我平常不炒股,也还有激情和朋友谈论文学,有时候会喝酒到通宵,聊到通宵。但是,我现在只把10%的精力投入文学批评,不想再做单纯的文学批评,因为早就‘离婚’了嘛。”


 

------------------

 

我在收到初稿后,按预先的约定,对报道作了修改,并且很快发回——

 

朱大可:文学的不能承受之轻

 

早报讯 “中国文坛是一个庞大的垃圾场。”文化学者朱大可前天在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里继续“语出惊人”。同在现场的一位80后作家毫不示弱,当即亮出观点:“文学评论也是一个垃圾场。”而朱大可当场盛赞这种批评立场,认为文学批评的问题,并不比文学创作更小。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朱大可和几个“80后”作家。

 

“我喜欢争议,争议是最好的状态,没有争议才是不正常的。”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朱大可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因为他喜欢越来越多的人来关注和争鸣文学。

 

朱大可说,在凤凰卫视上说“文坛是个垃圾场”这番话,他是充满失望之情的。2001年,他从澳大利亚回国定居的时候,就曾宣布要与文学“离婚”,原因是“文学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了我的期望”,而6年后的现在,他的心情依旧。

 

“我提出的‘垃圾场’概念,意思是说,现在的出版物都被市场收购了,充斥了太多的垃圾,而把那些优秀作品给遮蔽了,真正杰出的作者根本无人关注。请问,有谁愿意倾听他们的微弱声音?”朱大可反问说。“有价值的东西是厚重的,所以都沉在水底,而那些轻盈的垃圾却浮在表面,被世人所追捧,大多数畅销书的特性就是如此。今天的文学主体偏离其核心价值,显然已经很远了,这是文学的不能承受之轻。”

 

朱大可曾经说过,当下的文学生态,就像一个“工业化”的垃圾生产流程,出版物很多,看起来琳琅满目,可以拿来吃,但却大多是问题食品。而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追问道:“文学价值究竟哪里去了?它已经在消费空间里蒸发了。市场支持作家从官办机构中独立出来,却又把文学推向了消费主义的天堂。文学的真正独立,至今都只是个乌托邦的梦想。”

 

停顿了一下,朱大可忽然从冷峻中笑出声来,他在回答记者关于日常生活方式的提问时说,“我喜欢阅读,跟有见地的朋友深谈文学乃至所有的精神事务。除了书写和讲课以外,这是人生的最大乐趣之一。文学只是我从事的文化研究的一部分,但早已不是全部。我只所以继续关注文学,不仅是因为它提供了当代文化解读的样本,还在于我是一个资深文青。尽管早已‘离婚’,但我还将经常跟她邂逅,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我热爱文学的立场。”

 

------------------ 

 

今天报道出来后,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朱大可又抛“文坛垃圾论”
年轻作家反诘:我为什么要关注他的话
 

  

早报讯“中国文坛是一个庞大的垃圾场。”文化学者朱大可前天在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里“语出惊人”。同在现场电话连线的一位“80后”作家毫不示弱,当即亮出观点:“如果说文坛已成垃圾场,那么文学评论界也是一个垃圾场。”

 

朱大可为什么要这样评说文坛?作家们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评说?文学界和评论界是否会因此爆发口水战?

 

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朱大可和几位作家。作为评论家的朱大可不由分说,对中国文坛又一顿棒喝,但他的怒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在被朱大可斥为“垃圾场”里混的几位年轻作家,根本不想理他这个茬。   

 

朱大可:只有垃圾才浮在面上

 

“我喜欢争议,争议是最好的状态,没有争议才是不正常的。”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朱大可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因为他喜欢越来越多的人来关注、争鸣文学。

 

朱大可说,在凤凰卫视上说“文坛是个垃圾场”这番话,他的心是重重沉下去的。2001年,他从澳大利亚回国定居的时候,就曾宣布要与文学“离婚”,原因是“文学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了我的期望”,而6年后的现在,他的心情依旧。

 

“我说的‘垃圾场’,主要是说现在的出版物都被市场收买了,充斥了太多垃圾,把一些好的作品给遮蔽了,比如一些真正优秀的诗歌作者就没人关注,谁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呢?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沉在底下的,而一些垃圾全都轻飘飘地浮上来,许多人追捧,畅销书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文学价值标准偏离得很厉害。”

 

朱大可说得激动起来,当下的文学生态,就像一个“工业化”的垃圾生产流程,出版物很多,看起来琳琅满目,可以拿来吃,但却大多是问题食品。文学的核心价值究竟在哪里?它人间蒸发了。

 

“好多人都以为我是凶神恶煞,有的还把我想象成又高又瘦的电线杆,生活里我不这样。”停顿了一下,朱大可忽然从冷峻中笑出声来,“我平常不炒股,也还有激情和朋友谈论文学,有时候会喝酒到通宵,聊到通宵。但是,我现在只把10%的精力投入文学批评,不想再做单纯的文学批评,因为早就(和文坛)‘离婚’了嘛。”

 

记者的资料搜索显示,这已经不是朱大可第一次抛出“文坛垃圾论”,他坚持不懈的斥责,是不愿接受好的文学作品被“市场垃圾”淹没。

 

郭敬明:这与我无关

 

在节目现场,与朱大可同时发表看法一位“80后”作家对他的观点反唇相讥,她认为,如果文坛是个垃圾场,那么文学评论界也是一个垃圾场。

 

“我当场表扬了这个‘80后’,因为她说得很好,我不介意这其中涵盖了我。这种观点应该要张扬,现在的文学评论界确实苍白,根本不存在独立书评,平时读书我只听我信任的朋友的推荐,没有别的办法,这种寻找的过程非常痛苦。”

 

对于“80后”作家,朱大可随便就能说上几个当红的,并点评一二:“我很欣赏韩寒,他在博客上文化反叛的犀利立场我很赞同,他不写小说,可以来接我们的班,做批评家。至于郭敬明,王朔已经有过很好的评判,我就不再多嘴了。这些新一代作家不要受市场诱惑,以后总会淘出几个真金白银的。”

 

在昨天的采访中,年轻作家们对朱大可的“文坛垃圾论”都保持了不作评说的态度。熟悉市场炒作学的他们,不想,也不愿被介入类似的没有什么市场价值的争论中。

 

“80后”作家代表人物之一郭敬明接起电话,总共只说了三句话。提到“文坛”二字,他说,“和我无关,我不会关心的。”“但朱大可提到了你。”“他说他的好了。”几乎不假思索。

 

而悬疑小说作者蔡骏有些愕然:“这只能代表他个人观点,文学界还没有到‘垃圾场’这么夸张的程度吧。”他承认,好的文学作品在市场上没办法流通是一种无奈,但目前的确是市场决定一部作品的命运,谁让市场决定了出版商的腰包。

 

蔡骏说,他一般不会看文学评论,朋友们聚会也会把文学的话题过滤掉。在这些年轻作家眼里,文学评论家是边缘化的一群人,和自己大抵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文学评论家们一般比较关注纯文学方面的作品,范围比较窄,而且他们显然看不上现在市场上畅销的书。”蔡骏淡淡地说,他自己的作品入不了文学评论家的法眼,那么,为什么要关注朱大可们说了什么呢?(2313601)

 

杰夫上传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