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朱大可:独立电影批评的历史性缺席  

2008-01-01 10:41:5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大可:独立电影批评的历史性缺席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朱大可

独立电影批评的历史性缺席

                                                           

我大学毕业论文的主题是电影,而且毕业以后还是对电影一往情深。但1986年那场风波,导致了我对电影的一种恐惧。这个恐惧,是一种很真实的状态,因为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当时上影厂有人放出话来,说是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我今天之所以还健在,是因为我当时还不是上影厂的人,组织管理系统有差异,没有办法处理我。仅此而已,真是侥幸,保存了一条小命。所以长期以来,我跟电影界有一种疏离,不想再涉足其间。我要预先说明,我不是一个合适的专业发言人。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倒是愿意谈一点个人的看法。

 

我对自己发言的题目想做一个小小的调整,我非常同意刚才这位先生所说的,电影批评完全存在的,并不是完全缺位,缺位的不是电影批评,而是独立电影批评。为什么这么讲呢?跟文学、音乐或美术等其它的艺术形态相比,电影的工具主义特点更为明显。长期以来,电影一直是国家意识形态的教化工具,这是电影的一个很严重的异化。

 

当年电影发明的时候,实际上是一种娱乐产品,它是资本主义消费文明的产物。随后在苏联就变成了严肃的规训工具,而在中国则进一步变成宣传和教化的工具。去年在电视里看了所谓“中国电影百年”的庆祝活动,我非常感慨。严格地讲,这电影百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主题,就是国家主义的声音,所以,电影百年纪念,只能是一次电影作为教化工具的自我表彰而已。当他们在银屏上狂欢的时刻,我却在暗自发笑。

 

那么,把电影当作工具的这样一种基本理念,有没有随着蔡翔所说的“意识形态的空洞化”而消解呢?我觉得依然没有。举个例子,就是《色戒》最近引起全民的口水轰炸。在互联网上前一阵子统计,大约有一千多万个帖子,痛斥李安是卖国贼、汉奸和台独分子。把一部文艺片直接上升到政治伦理和民族主义的高度,然后加以围剿,这种民众的集体意识是从哪里来的?我看只能说明一点,就是在民众心目中,电影首先是政治的,这意味着,评判一部电影首先的不是它的艺术,也不是它对人性的暧昧理解,而是作为政治教化的那种价值。民众的思维尚且如此,你又怎么能要求电影跟国家意识形态脱钩呢?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现象。

 

当然,随着消费时代晚期资本主义的到来,电影获得了回归,也就是回归到原先所应该是的那个位置,重新成为消费市场的娱乐工具。这当然也包括电视。由此导致了中国所谓娱乐大片的泛滥。那么这些大片导演,比如张艺谋,一个80年代的先锋导演(我当时也写过文章热烈赞美他),提供了改变中国电影视觉语法的《红高粱》。这么一个杰出的导演,为什么会最终走向这样的道路,也就是利用其视觉造型才能,演绎色情暴力和名人隐私去迎合大众的庸俗趣味呢?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你最终会发现电影从一种工具牢笼中逃脱出来之后,又不可避免地成为另外一种工具,这是非常尴尬的处境。而跟这种电影工具化相应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电影批评或电视批评的工具化。在我看来,基于电影生产的工具化本质,电影批评不可避免地会带有这强烈的色彩,它要么是服从于意识形态的工具,要么就是服从于消费市场的工具。这两种工具,都是对中国电影批评的独立性的严重挑战。

 

当然,我刚才所说的其实还只是一种外部原因,它是外部强力挤压的结果。还有一个内部的原因,这可能各文化领域都比较相似,那就是作为批评者的知识分子的主体性。长期以来,我们都缺乏主体的独立性,作为独立存在、思考和言说的主体,它始终没有出现。虽然文章是以你的名字发表的,但实际上它的作者不是你,而是你之外的那些强大势力、那些强加给你的标准、要求和立场。我觉得这才是电影批评最大的问题。尤其是市场化以后,电影及其批评进一步失去了它的独立品格,跟某些利益集团密切纠结在一起。这方面有很多例子,今天我就不想在这里多说了。

 

去年有一天晚上,我在学校里上完课,有一个听课的年轻人上前来跟我说,他叫卡夫卡-陆,然后他就请我喝咖啡,他说他是影评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他。几个月以后,他因一场意外的车祸去世了,这在互联网空间里引起了很大反响。我跟他的交往只有这一次,但那天跟我说了一些自己的肺腑之言,他说在上海搞电影评论是很痛苦的事情,因为他找不到一个独立的位置,他来找我,是想获得我的精神上的支持。他的孤独和渴望,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们大家都知道,上海电影评论协会的负责人是由电影集团的领导兼任的,在体制上,这种内部的联姻就导致了电影批评不可能成为真正独立的批评,而没有独立的批评,任何关于电影人、电影的谈论都是非常可疑的。我并不主张电影研究者或批评者,跟电影圈不发生任何私人关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电影官员兼任电影评论协会的主席,这种现象肯定是病态和不正常的。但这不仅是上海的问题,也是整个中国的问题。这样的现象到处都是,大家都心照不宣,不用我在这里多嘴。

 

我的发言时间可能差不多到了。小结一下我的基本观点。电影具有政治性和商业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必须屈从于某种政治或资本权力。在今天的这种多重的外部工具主义的压力下,我想利用这样一个研讨会的机会,呼吁独立电影批评的健康生长和发展,因为,要是没有独立电影批评,就不会有真正的独立电影的诞生。谢谢大家。(本文系作者2007年12月23日在上海大学“当代中国影视批评现状的批评”学术研讨会上的演讲录音稿)

 

本文题图:萧瑟《秋千》

 

杰夫上传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