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2011-11-01 07:57:0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载《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42期) 广东佛山小悦悦两次被碾现场 挟尸要价 贵州毕节车站打工仔被撞后,40分钟内百人围观,竟无人出手救助 南通老妪被栅栏挤死,路人冷漠观看,无动于衷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 杰夫上传并管理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中国军事医学院最近推出的研究成果,令许多人感到无比振奋: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能够令服用者保持72小时不困不睡,并保持正常思维和体能。而关于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动议,正像夜鹰丸一样,让文化工作者深秋里有了空前的暖意。文化解冻、复苏和复兴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 然而,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文化本身的内涵、价值和表象,始终未能获得正确的阐释。对于什么是文化,什么形态的文化才能算是繁荣?所有的官方指导文件都语焉不详。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脱离日常生活而抽象地存在,文化的真正主体也不是红歌类的文艺演出,而是信仰、伦理、趣味、风俗及其各种“乡规民约”。正是这些空气般的基础元素,构成了个人和国家的文化属性。 老人和幼童被汽车撞伤而无人救助,是因为此前的救助者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和表彰,反而遭到被救者诬陷,而这种反诬行为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所有这些接踵而至的新闻,引发全中国民众的道德焦虑,其中所包含的人际信任危机,成为社会文化的负面风向标。它是严重的文化危机,正在腐蚀文化的轴心层面。不解决这类基本问题,任何一种“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只能沦为华丽的空文。 一个叫做小悦悦的3岁幼童,犹如一张道德试纸,以自身的早夭,向全体中国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夜鹰丸,能够帮助人对这样的死亡视若无睹,并跨过这具细弱无助的尸身,高谈阔论 “大发展”的美妙前景。 在我们宣布大繁荣时代降临之前,似乎有必要理性审视一下文化的真实现状。中国经济的JDP的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

 

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中国军事医学院最近推出的研究成果,令许多人感到无比振奋: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能够令服用者保持72小时不困不睡,并保持正常思维和体能。而关于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动议,正像夜鹰丸一样,让文化工作者深秋里有了空前的暖意。文化解冻、复苏和复兴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

 

    然而,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文化本身的内涵、价值和表象,始终未能获得正确的阐释。对于什么是文化,什么形态的文化才能算是繁荣?所有的官方指导文件都语焉不详。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脱离日常生活而抽象地存在,文化的真正主体也不是红歌类的文艺演出,而是信仰、伦理、趣味、风俗及其各种“乡规民约”。正是这些空气般的基础元素,构成了个人和国家的文化属性。

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告终。 导致公共伦理衰败的直接原因首先在于司法体系,尽管中国编修订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法律条文,却没有一条可用来捍卫小悦悦的生命。第二是医疗保障制度。这个制度至今都拒绝对发生于公共空间的伤害事故进行国家救助,也即由政府来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这是导致肇事司机反复碾压受害者和蓄意谋杀的重要原因。第三,我们还必须检讨普世价值教育的缺失。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整个教育链条上,尤其在中国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没有任何课程教育学生如何捍卫自身的权力和尊严,如何进行独立思想,如何成为一个有教养的公民,以及如何自我塑造有责任和有道德的完善人格。这种人格教育上的空白,至今都没有被填补的迹象。 然而,宗教或信仰的严重缺失,是所有原因中最深刻的部分。在任何社会体系中,只有宗教信仰能够有效整合、管理和提升个人道德,并以“敬”与“畏”的双重方式,把信仰者的日常行为,限定于教义和戒律的范围之内。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宗教社会,可能是解决社会伦理危机的根本出路。 奇怪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国已从“无神论国家”,转而成为一个“有神论”的国家,它拥有大量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各类教徒,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其总数应在2亿以上,却仍然是一个零度信仰的国家。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反面奇迹。究其原委,是许多信教者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 中国基督徒大多是底层的穷人,而中国佛教徒大多是有钱的商人和官员,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

 

    老人和幼童被汽车撞伤而无人救助,是因为此前的救助者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和表彰,反而遭到被救者诬陷,而这种反诬行为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所有这些接踵而至的新闻,引发全中国民众的道德焦虑,其中所包含的人际信任危机,成为社会文化的负面风向标。它是严重的文化危机,正在腐蚀文化的轴心层面。不解决这类基本问题,任何一种“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只能沦为华丽的空文。

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告终。 导致公共伦理衰败的直接原因首先在于司法体系,尽管中国编修订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法律条文,却没有一条可用来捍卫小悦悦的生命。第二是医疗保障制度。这个制度至今都拒绝对发生于公共空间的伤害事故进行国家救助,也即由政府来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这是导致肇事司机反复碾压受害者和蓄意谋杀的重要原因。第三,我们还必须检讨普世价值教育的缺失。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整个教育链条上,尤其在中国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没有任何课程教育学生如何捍卫自身的权力和尊严,如何进行独立思想,如何成为一个有教养的公民,以及如何自我塑造有责任和有道德的完善人格。这种人格教育上的空白,至今都没有被填补的迹象。 然而,宗教或信仰的严重缺失,是所有原因中最深刻的部分。在任何社会体系中,只有宗教信仰能够有效整合、管理和提升个人道德,并以“敬”与“畏”的双重方式,把信仰者的日常行为,限定于教义和戒律的范围之内。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宗教社会,可能是解决社会伦理危机的根本出路。 奇怪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国已从“无神论国家”,转而成为一个“有神论”的国家,它拥有大量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各类教徒,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其总数应在2亿以上,却仍然是一个零度信仰的国家。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反面奇迹。究其原委,是许多信教者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 中国基督徒大多是底层的穷人,而中国佛教徒大多是有钱的商人和官员,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
    一个叫做小悦悦的3岁幼童,犹如一张道德试纸,以自身的早夭,向全体中国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夜鹰丸,能够帮助人对这样的死亡视若无睹,并跨过这具细弱无助的尸身,高谈阔论 “大发展”的美妙前景。

 

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中国军事医学院最近推出的研究成果,令许多人感到无比振奋: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能够令服用者保持72小时不困不睡,并保持正常思维和体能。而关于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动议,正像夜鹰丸一样,让文化工作者深秋里有了空前的暖意。文化解冻、复苏和复兴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 然而,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文化本身的内涵、价值和表象,始终未能获得正确的阐释。对于什么是文化,什么形态的文化才能算是繁荣?所有的官方指导文件都语焉不详。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脱离日常生活而抽象地存在,文化的真正主体也不是红歌类的文艺演出,而是信仰、伦理、趣味、风俗及其各种“乡规民约”。正是这些空气般的基础元素,构成了个人和国家的文化属性。 老人和幼童被汽车撞伤而无人救助,是因为此前的救助者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和表彰,反而遭到被救者诬陷,而这种反诬行为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所有这些接踵而至的新闻,引发全中国民众的道德焦虑,其中所包含的人际信任危机,成为社会文化的负面风向标。它是严重的文化危机,正在腐蚀文化的轴心层面。不解决这类基本问题,任何一种“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只能沦为华丽的空文。 一个叫做小悦悦的3岁幼童,犹如一张道德试纸,以自身的早夭,向全体中国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夜鹰丸,能够帮助人对这样的死亡视若无睹,并跨过这具细弱无助的尸身,高谈阔论 “大发展”的美妙前景。 在我们宣布大繁荣时代降临之前,似乎有必要理性审视一下文化的真实现状。中国经济的JDP的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

    在我们宣布大繁荣时代降临之前,似乎有必要理性审视一下文化的真实现状。中国经济的JDP的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告终。 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中国军事医学院最近推出的研究成果,令许多人感到无比振奋: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能够令服用者保持72小时不困不睡,并保持正常思维和体能。而关于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动议,正像夜鹰丸一样,让文化工作者深秋里有了空前的暖意。文化解冻、复苏和复兴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 然而,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文化本身的内涵、价值和表象,始终未能获得正确的阐释。对于什么是文化,什么形态的文化才能算是繁荣?所有的官方指导文件都语焉不详。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脱离日常生活而抽象地存在,文化的真正主体也不是红歌类的文艺演出,而是信仰、伦理、趣味、风俗及其各种“乡规民约”。正是这些空气般的基础元素,构成了个人和国家的文化属性。 老人和幼童被汽车撞伤而无人救助,是因为此前的救助者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和表彰,反而遭到被救者诬陷,而这种反诬行为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所有这些接踵而至的新闻,引发全中国民众的道德焦虑,其中所包含的人际信任危机,成为社会文化的负面风向标。它是严重的文化危机,正在腐蚀文化的轴心层面。不解决这类基本问题,任何一种“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只能沦为华丽的空文。 一个叫做小悦悦的3岁幼童,犹如一张道德试纸,以自身的早夭,向全体中国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夜鹰丸,能够帮助人对这样的死亡视若无睹,并跨过这具细弱无助的尸身,高谈阔论 “大发展”的美妙前景。 在我们宣布大繁荣时代降临之前,似乎有必要理性审视一下文化的真实现状。中国经济的JDP的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

 

    导致公共伦理衰败的直接原因首先在于司法体系,尽管中国编修订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法律条文,却没有一条可用来捍卫小悦悦的生命。第二是医疗保障制度。这个制度至今都拒绝对发生于公共空间的伤害事故进行国家救助,也即由政府来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这是导致肇事司机反复碾压受害者和蓄意谋杀的重要原因。第三,我们还必须检讨普世价值教育的缺失。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整个教育链条上,尤其在中国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没有任何课程教育学生如何捍卫自身的权力和尊严,如何进行独立思想,如何成为一个有教养的公民,以及如何自我塑造有责任和有道德的完善人格。这种人格教育上的空白,至今都没有被填补的迹象。

 

    然而,宗教或信仰的严重缺失,是所有原因中最深刻的部分。在任何社会体系中,只有宗教信仰能够有效整合、管理和提升个人道德,并以“敬”与“畏”的双重方式,把信仰者的日常行为,限定于教义和戒律的范围之内。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宗教社会,可能是解决社会伦理危机的根本出路。

 

    奇怪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国已从“无神论国家”,转而成为一个“有神论”的国家,它拥有大量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各类教徒,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其总数应在2亿以上,却仍然是一个零度信仰的国家。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反面奇迹。究其原委,是许多信教者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

 

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载《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42期) 广东佛山小悦悦两次被碾现场 挟尸要价 贵州毕节车站打工仔被撞后,40分钟内百人围观,竟无人出手救助 南通老妪被栅栏挤死,路人冷漠观看,无动于衷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 杰夫上传并管理     中国基督徒大多是底层的穷人,而中国佛教徒大多是有钱的商人和官员,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载《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42期)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广东佛山小悦悦两次被碾现场

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中国军事医学院最近推出的研究成果,令许多人感到无比振奋: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能够令服用者保持72小时不困不睡,并保持正常思维和体能。而关于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动议,正像夜鹰丸一样,让文化工作者深秋里有了空前的暖意。文化解冻、复苏和复兴的时代似乎即将到来。 然而,作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文化本身的内涵、价值和表象,始终未能获得正确的阐释。对于什么是文化,什么形态的文化才能算是繁荣?所有的官方指导文件都语焉不详。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脱离日常生活而抽象地存在,文化的真正主体也不是红歌类的文艺演出,而是信仰、伦理、趣味、风俗及其各种“乡规民约”。正是这些空气般的基础元素,构成了个人和国家的文化属性。 老人和幼童被汽车撞伤而无人救助,是因为此前的救助者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和表彰,反而遭到被救者诬陷,而这种反诬行为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所有这些接踵而至的新闻,引发全中国民众的道德焦虑,其中所包含的人际信任危机,成为社会文化的负面风向标。它是严重的文化危机,正在腐蚀文化的轴心层面。不解决这类基本问题,任何一种“文化发展的战略目标”,只能沦为华丽的空文。 一个叫做小悦悦的3岁幼童,犹如一张道德试纸,以自身的早夭,向全体中国人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夜鹰丸,能够帮助人对这样的死亡视若无睹,并跨过这具细弱无助的尸身,高谈阔论 “大发展”的美妙前景。 在我们宣布大繁荣时代降临之前,似乎有必要理性审视一下文化的真实现状。中国经济的JDP的持续增长制造了世界性奇迹,但它是跟公共伦理的瓦解紧密相关的:央企(如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市场和价

 

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载《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42期) 广东佛山小悦悦两次被碾现场 挟尸要价 贵州毕节车站打工仔被撞后,40分钟内百人围观,竟无人出手救助 南通老妪被栅栏挤死,路人冷漠观看,无动于衷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 杰夫上传并管理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习的日常功课,而是把贿赂经济的游戏规则带入宗教领域,以许愿和还愿的方式向神行贿,以为花费大宗金钱来递送红包、举办道场、修塑金佛、营造寺庙,抑或烧年初一头香和放生鱼虾之类,就能搞定神明,并获得罪的赦免。也就有僧人为了敛财,蓄意把信众引向“花钱消灾”误区,支持此类对“神谴”和“报应”无所畏惧的立场。这种“购买赎罪券”的畸形宗教运动,或将是压垮中国道德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载《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42期) 广东佛山小悦悦两次被碾现场 挟尸要价 贵州毕节车站打工仔被撞后,40分钟内百人围观,竟无人出手救助 南通老妪被栅栏挤死,路人冷漠观看,无动于衷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 杰夫上传并管理 挟尸要价

 

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告终。 导致公共伦理衰败的直接原因首先在于司法体系,尽管中国编修订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法律条文,却没有一条可用来捍卫小悦悦的生命。第二是医疗保障制度。这个制度至今都拒绝对发生于公共空间的伤害事故进行国家救助,也即由政府来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这是导致肇事司机反复碾压受害者和蓄意谋杀的重要原因。第三,我们还必须检讨普世价值教育的缺失。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整个教育链条上,尤其在中国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没有任何课程教育学生如何捍卫自身的权力和尊严,如何进行独立思想,如何成为一个有教养的公民,以及如何自我塑造有责任和有道德的完善人格。这种人格教育上的空白,至今都没有被填补的迹象。 然而,宗教或信仰的严重缺失,是所有原因中最深刻的部分。在任何社会体系中,只有宗教信仰能够有效整合、管理和提升个人道德,并以“敬”与“畏”的双重方式,把信仰者的日常行为,限定于教义和戒律的范围之内。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宗教社会,可能是解决社会伦理危机的根本出路。 奇怪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国已从“无神论国家”,转而成为一个“有神论”的国家,它拥有大量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各类教徒,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其总数应在2亿以上,却仍然是一个零度信仰的国家。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反面奇迹。究其原委,是许多信教者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 中国基督徒大多是底层的穷人,而中国佛教徒大多是有钱的商人和官员,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贵州毕节车站打工仔被撞后,40分钟内百人围观,竟无人出手救助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南通老妪被栅栏挤死,路人冷漠观看,无动于衷

 

朱大可:小悦悦和文化夜鹰丸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一位名叫彭宇的南京青年,善意扶起跌倒的老人并送往医院,老太及家人竟反诬其撞人,向鼓楼法院起诉,要求赔偿损失13万多元。而法庭判彭宇有罪。此案成为中国司法昏聩和道德沦丧的标志。格垄断、有毒食品的大规模生产、普遍的商业欺诈与行贿......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依赖于文化的倒退。如果经济继续以这种反伦理方式“饮鸩止渴”,势必会以文化大崩盘而非大繁荣的结局告终。 导致公共伦理衰败的直接原因首先在于司法体系,尽管中国编修订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法律条文,却没有一条可用来捍卫小悦悦的生命。第二是医疗保障制度。这个制度至今都拒绝对发生于公共空间的伤害事故进行国家救助,也即由政府来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这是导致肇事司机反复碾压受害者和蓄意谋杀的重要原因。第三,我们还必须检讨普世价值教育的缺失。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整个教育链条上,尤其在中国儿童的早期教育中,没有任何课程教育学生如何捍卫自身的权力和尊严,如何进行独立思想,如何成为一个有教养的公民,以及如何自我塑造有责任和有道德的完善人格。这种人格教育上的空白,至今都没有被填补的迹象。 然而,宗教或信仰的严重缺失,是所有原因中最深刻的部分。在任何社会体系中,只有宗教信仰能够有效整合、管理和提升个人道德,并以“敬”与“畏”的双重方式,把信仰者的日常行为,限定于教义和戒律的范围之内。一个自由、开放和多元的宗教社会,可能是解决社会伦理危机的根本出路。 奇怪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国已从“无神论国家”,转而成为一个“有神论”的国家,它拥有大量以佛教徒为主体的各类教徒,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其总数应在2亿以上,却仍然是一个零度信仰的国家。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反面奇迹。究其原委,是许多信教者企图跟神祗建立暧昧的交易关系。 中国基督徒大多是底层的穷人,而中国佛教徒大多是有钱的商人和官员,其中一些人拒绝展开道德修

 

杰夫上传并管理

 

 

 

  

  评论这张
 
阅读(24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