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2014-12-02 20:3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访问者:云浩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粮仓与环顾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力属于监狱管理者,而不属于一个普通的摄影师。他怎么能拥有这个权力呢?这个权力就在宋代也是当政者的权力,是吧?而他却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篡夺了这个观看的权力,这本身是有严重问题的。这叫做“观看者的非法占位”。这个权力,本来应该属于那些控制着所有监控摄像头的人。 云浩:换句话说,这张图片之所以被批评,有着其内部的一个心理原因。你胆敢干这个?你丫就是个小小的摄影师而已。 朱大可:对,你怎么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呢?那是被老大哥垄断的东西嘛,你这无名小辈怎么敢这样做,这还了得,大哥是一定会很生气的。 左朱大可 右云浩在各自登机前谈话(马小盐摄) 云浩:说的好。这个戴翔其实是在替国家宣传正能量啊,他在讽刺这些社会负面的东西,把他们暴露在一个大场景中,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全民在解读和讽刺的同时,生发出对正能量出现的欲望。这种影像的作用,最终是为了激发出更多的正能量嘛。但就是这个全景式的呈现方式激怒了某些人。我觉得朱老师今天说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东西。 马小盐:获得这种权力的不仅仅是摄影师,而且还有那些在粮仓环视的观众。对官方来说,这个权力已经被摄影师瓜分了,分散给很多人。他那个照片要是没有粮仓的话,只能平展开来,那就没这个效果了,所以说粮仓是非常重要的观看现场。 云浩:实际上在图片史上,比这个更狠的还有的是。 朱大可:那些照片的题材大多比较单一,比如王庆松。王庆松的摆拍照片也是很不错的,单独看蛮狠的,讽喻现实,很尖锐,很有杀气。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一个环形畅视的权力。 云浩:我不是在研讨会上说了三个关健词嘛,我当时敏感到了这个,那天没人提这个,我是因为话筒捣乱,吱吱叫,结果没法细说。我当时用了一个词叫“环顾”嘛,环顾,我当时想的还没您这么深,我只是意识到了它的呈现方式。因为环顾有一个特征,你看它最左边的时候,右边也在你的眼里,要是平展着,就无法做到这点,你从右向左观看时,右边是在逐渐消失的,现在它非但没有消失,而且始终在平等地呈现,于是你就可以更大面积地同时占有这个事物的全部。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蜂鸟网摄) 奇迹与期待 云浩:我们知道,段老师几乎用她的一己之力,支撑起了这十年的一个历程,当然有你们这些的学者的介入,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完美,但段老师提供了一个基本框架。您也是算和她认识比较早,您怎么看待段煜婷这个策展人? 朱大可:我觉得在中国一个女性以一己之力,来做一个摄影展,在人们认为最多只能做三年的情况下,她居然做了十年,而且还有望再做十年,这在中国就是个奇迹,一个罕见的文化奇迹。导致这个奇迹有很多因素,首先跟她个人的强悍有很大的关系,看上去很温柔,实际上内心无比坚韧,这大概是山西人的特点。第二,她把握住了一个基本方向,她懂得连州摄影展的生命,就在于它的学术性和国际化,她做到了这点,把这个方向坚持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下来了。第三,她也在努力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在中国不可能有完全独立的展览吧)。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她善于跟地方政府斡旋,这也是一种本事。这四点做到之后,这个展就能长期地存活下去了。 云浩:那么我们从高处来看整件事,不管这里面呈现了多少可争议的话题,可争议的图像,但就这个事件整体而言,它提供了当代艺术家在图像上的诸多创造,并且让国际摄影界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南方的小城,以此奠定了这个国家的图像摄影的尊严,这百分之百是正能量,而且我们乐观下一年的更为精彩的开幕。好,我们的对话就此结束。 注:本文为《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节选 本文题图:粮仓展区戴翔《清明上河图》现场照片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奇遇 奇观 奇迹——关于连州摄影展和展览十年的谈话录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时间:2014年11月25日14点至16点 地点:广州白云机场地下二层某餐厅 访问者:云浩 谈话者:朱大可 马小盐 朱大可: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 马小盐:小说家,随笔作家,文化批评家 云 浩:学者,油画家,艺术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课程教授 粮仓与环顾 云浩:这次展览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你看获奖的这几个作品,无论是大奖的《清明上河图》,还是扬•明葛的《储存》系列和黎朗的《父亲》,制作时间很长,耗时耗力,完全违反了摄影的基本特点。我们知道,摄影过程是极其短暂的,在世界上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只有摄影能用最短时间来纪录最大信息量,这是它的一个与生俱来的特性,它因为这个特性才成就了这个行当。结果现在大家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貌似由零点几秒构成的图片,融入的是几年的光阴,尤其是这次获奖的《清明上河图》,花了两年半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大的趋势,或者是一个对人类创造密码的成功运用? 朱大可:不能算是大趋势吧。大多数摄影师不可能这样做,这太不合算了。它不但会耗费个人精力,更需要资金投入。今年获奖的《清明上河图》,把绘画和摄影做了一个好的结合,它戏剧性地模仿了绘画的制作方式。 云浩:可是现在都很少有一张画画上好几年的。这是古典时代的传统了。 朱大可:戴翔采用古典绘画(清明上河图)的方式作为基本结构,而里面的那些图像则是用表演和摄影方式拍出来的,然后用电脑把一个一个图像放进去,拼接起来,最后形成完整的长卷式图片。 马小盐:我觉得那个环形的粮仓,拥有那种电影的播放感,人站在中间就可以环视一圈,环状电影院才能制造这种感觉,那个粮仓的结构,起了很好的作用。 连州摄影展主场区——粮仓(朱大可摄) 朱大可:对,粮仓在建筑上是环形结构,观众站在中间,看见一个扇面在他面前徐徐展开,他跟图片上的每一个点都是接近等距离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面对的正是福柯所说的“环形监狱”,而他本人正在做全景敞视式的观看。环形监狱四周是一个环状建筑,有点像闽西的客家土楼,中心是一座眺望塔楼,管理者站在楼上做360度旋转,就可以无障碍地观察到所有囚室的状况。福柯用这个建筑来隐喻一种观看者和被观看者的权力关系。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采用了城市全景敞视手法,就很像福柯所说的方式,所不同是它把首尾衔接的环形,变成了平展的长轴。 云浩:而这次历史般的巧合是,这张图片恰好呈现在这么一个场景里。 朱大可:粮仓是半全景,它是半个圆形,但也足够了。所以戴翔的作品在展出效果上超越了张择端。新版的上河图是一种摆拍的城市戏剧,再现了十年来发生的大多数重大新闻事件。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它们是否属于阴暗面,因为艺术永远会在阴暗和光明之间摆动,问题在于,谁有这个权力来进行全景敞视?按照福柯的描述,这权
 
  评论这张
 
阅读(2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