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2014-06-23 09:13:00|  分类: 文化,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采访背景: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云南哈尼梯田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乌镇西栅夜景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上海七宝古镇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云南哈尼梯田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那一部分之所以被叫做“旅游”,是因为你预定了回程的时间和车票,但你的大多数生活是没有回程的,你将一直走进你的终局。从这个意义上说,旅游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制造了关于人生的错觉。而我们需要这种效应来改变生命的时间和节奏。      云南哈尼梯田   问题8:您所提到的哈尼梯田、乌镇西栅(都是您比较欣赏的案例),能否展开讲一讲,哈尼梯田、乌镇西栅作为景区,其文化审美的特征、或者形态?   朱大可:乌镇西栅是江南民居木构建筑的典范,它的还原度、再现性和形态多样化,都超过了其他所有江南小镇。这使它更逼近历史原貌,具有良好的博物馆效应。而对于趣味优雅的游客来说,历史的真实性,才是衡量景区品质的主要标准。从真实的建筑里散发出的,是活生生的明清气息,足以启动怀旧的梦想,并产生摇撼人心的美感。   哈尼梯田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它是人工打造的,却不是为了“现代旅游”,而是哈尼族农民耗费近两千年时间所营造的种植场所,也是南方稻作文明的最高典范。跟江南小镇的贴身体验不同,对它的观看必须拉开遥远的距离,由此体验一种气势恢宏的气象。在宏大、悠久和人工塑造等方面,它跟长城相似,足以形成“北有万里长城、南有哈尼梯田”的对应性格局。      上海七宝古镇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朱大可:旅游业的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上海七宝古镇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问题9:能否举例谈一谈,景区建设中的“文化失误”?

 

  朱大可:这方面的例子太多,几乎遍地都是。就以我家附近的“七宝古镇”为例吧。这是是距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古镇,90年代,当地政府不顾建筑保护专家和文化学者的反对,强行拆除全部明清建筑,然后在废墟上重建一堆拙劣的仿古建筑。建筑物全部打造成商铺,销售来自义乌等地的小商品,不仅品质低下,而且同质化严重。从那些伪劣的建筑物里,散发出一片恶俗的商业气味。地方政府甚至拿这个伪造的古镇去联合国申遗,一度沦为学界的笑柄。但这种伪劣仿古建筑加伪劣小商品的模式,至今都是各地政府喜欢复制的模式。

   旅游景区开发和文化造伪 新京报访谈录 采访背景:   2013年《旅游法》正式颁布,在中国旅游业界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关于景区也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环境生态保护措施,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等问题。实际上,国内景区一直是中国旅游领域的关注焦点,从民众角度,景区门票涨价,旅游接待承载量过重以及旅游配套服务不足,是痼疾;从未来发展角度,景区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多元化投资,旅游经济及盈利模式,环境生态保护等,是专家及业内人士探讨的重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现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有27个都提出把旅游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2014年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机遇之年和革新之年,出境游利好,而国内游如何在“中国新旅游”的大趋势下,取得长足发展,景区的革新和发展是关键。   问题1:您是文化领域的专家,也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消费者,在过去的一年,您去过哪些印象深刻的景区或景点?有怎样的感受?   朱大可:去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除了云南元阳县的哈尼梯田,谈不上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地方。哈尼梯田的魅力,在于它是一个历经千年打造的人造景观,气势宏大,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但这样奇妙的景观,在中国实在是凤毛麟角。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2:旅游景区的“文化造伪”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和(所谓的)“文化旅游”开发商非常热衷于搞大型的“古镇复原”、“古镇重建”、甚至是“古镇复制”项目(记者也曾经去考察过这样的“假古镇”)。   在发展“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旗号下,商业化、同质化成了这些古镇的通病,旅游是最有钱赚的“生意”。   问题2:您曾经斥责过各地造假景点、假古迹、假遗址的做法,能否从专业和个人体验的角度来谈谈旅游景区里的“文化伪造”现象?如何寻找文化商业平衡点?   朱大可:文化造伪的问题,是一个延续许多年的老问题,但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如果我们对造伪案进行细分,就会发现它们大致有这样几类:移挪式造伪,此为上品,像乌镇西栅,从浙江各地,尤其是塘栖镇拆走了大量古民居,然后在当地进行还原,这种情况算是“造伪”中最好的,因为它除了地点不对,形制、结构和材料基本上都是真的,这种做法可以视为“逼真性再现”。第二种是细仿式仿造,此为中品,也就是在造型、结构和材料上做到“修旧如旧”,它也能部分地完成“再现”的目的;第三种我叫做粗仿式造伪,此为下品,其外立面看起来有点像,但结构、材料和工艺都极为粗劣,主要为水泥代用品。中国的仿古建筑,大多属于下品,假得毫无章法意趣,根本无法传递古典名胜的气息。在我看来,只要做到上品和中品,达成部分“再现”或“还原”的目标,就能部分地捍卫文化的尊严,形成文化和商业的共赢格局。      乌镇西栅   背景 3: 景区的多元化投资   从去年开始,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包括房地产、旅游业纷纷投资景区建设,无疑对景区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包括万达投资的长白山景区等。但是这种投资亦有弊病,单一的大企业投资景区,容易成为企业的附属品,比如海南旅游岛沦为海南房地产岛。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一个综合性景区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社会化民众的参与,而景区投资市场的理想状态需要多元化经济的参与。   问题3:景区在接受大企业投资的同时,如何保持其独立性和原生态,并保证普通民众的参与性?   朱大可: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地方民众对此类开发是毫无发言权的,他们基本上属于任人宰割的一群。景区开发是否合理,只能取决于投资方和当地官员的良知或文化素养。有文化情怀和历史责任感的甲方和乙方,必然会把呵护当地原生态作为首要目标。但在我的经验中,这类人属于珍稀动物,需要打着灯笼耐心寻找。      乌镇西栅日景   背景4:旅游型城镇化与景区发展   在观光旅游时代,一个地方发展旅游一定要依赖黄山、长城等自然文化资源,但是在休闲度假和商务活动主导的时代,每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旅游休闲度

  

 (原载新京报2014年3月14日《朱大可 中上品“造伪”才能部分捍卫文化尊严》,发表时有较大删节。新京报记者:张雪松)

 

  假地。   现如今“旅游型城镇化”成为各地都在竞相提出的时髦口号,随着观光向度假转变后,旅游就不是强调看风景,观光与度假结合,度假产品带动观光产品,市场是比较均匀地分布。   问题4:休闲度假主导的城镇化是否能够为解决景区发展的一些问题(如高价门票、人流集中、接待压力过大等问题)提供新的解决途径?   朱大可:中国旅游产品开发,大致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是以“门票经济”为标记的景点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是黄山景区。第二是放弃门票,以景点加上休闲、度假、美食等综合消费来支撑产品的休闲旅游时期(又称慢生活旅游),这方面的代表是西湖景区;第三是以隐逸、养生、养老和养性为目标的深度旅游期,这方面的代表性产品似乎还没有出现。毫无疑问,旅游应当从第一阶段走向第二和第三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应当让旅游型城镇从单纯的旅游风景区,进化为文化生态旅游产业集聚区(综合体),整合各种要素:像景点、服务业(餐饮、纪念品、客栈和交通)、小商品制造、居民日产生活、建筑规划与管理、教育、公共卫生及生态保护等等,而不再是“圈地收门票”的粗鄙营销。全国各地乡镇负责人的观念培训,已经迫在眉睫。      乌镇西栅夜景   背景5:景区的旅游配套服务   国内景区旅游配套服务目前处于粗糙化和滞后状态,有专家认为,在景区的设施和服务方面,关键做到细节化、科学化、人性化以及与环境的融合化建设,这也是目前国内景区最缺乏的。   问题5:站在一个游客的角度,您能否为未来景区配套服务和设施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您去过很多国家和地方,国内外有哪些好的例子可供借鉴?   朱大可:仅就景区而言,一个成熟的、符合人性关怀标准的产品,至少应当做到以下几点:1.景点是独特、美妙和令人难忘的,这是一个优秀景区的品质底线;2.门票价格合理,且之收取一次,而不能进大门后再反复收取;3.游客行走路线是科学的,有足够的庇荫挡雨的休息处和洁净的厕所;4.提供受过良好训练、善于沟通的导游,或者设计精美的导游图、解说词、足够多且合理的路边导游标示牌;5.所有建筑物,包括缆车和游乐设备安全可靠,不会构成任何人身危险;6.出租或免费提供各种便民设备,如自行车、雨伞、药品、基本饮食等;7.有良好的紧急情况应对和处置能力,如急救、疏散人群和安全保卫等;8.商铺出售的土特产是独特的,值得回味的;纪念品是精美的,有长久纪念价值,而不是买回去即扔的垃圾。      云南哈尼梯田   背景6: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   旅游景区的文化和生态需要得到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保护的需求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一致的。怎样才能确保景区的生态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针对景区的植被、地质、生态做专业研究,科普推广,比如印刷当地动植物辨认手册,这在国外很普遍,国内景区基本没有。   问题6:对于景区的生态和环境保护,您有怎样的建议?   朱大可:这本来是一个跟简单的问题,但现在往往需要博弈和平衡。你说的印发动植物辨认手册是一个好做法,还有,针对中国游客随手抛掷垃圾的恶习,可以增设垃圾箱,并在售票的同时,发送环保袋,提醒游客把垃圾归袋,然后再扔进垃圾箱;而对采折珍贵花木和胡乱涂写文物的游客,则有必要加以严厉的罚款。      上海七宝古镇   背景7:中国人的“旅游”概念   “旅游”这个词汇其实是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被中国人逐渐认识和理解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国人有“旅游”的概念。而如今,旅游产业和旅游文化都在兴起,并展现了强劲的势头。   问题7:如今,旅游产业在国家产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而您曾经写过一本书《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您怎样看中国旅游文化、景区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朱大可:景区旅游正在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它必然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对象。人是他自己一生的匆匆过客。人的一生都在行旅之中,唯一的区别是有的被成为旅游,而有的则被称为生活,而本文题图与插图皆来自互联网,原作者不详

  上传与管理:杰夫

 

 

  评论这张
 
阅读(140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