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2015-11-13 09: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朱大可

 

人们通常以为,911事变对建筑业的最大贡献,就是宣判了垄断资本时代“大厦主义”的终结,然而建筑师的迟到的觉醒,并不能阻止“资本政客”的权力爬升狂想。自从吉隆坡的佩重纳斯大厦高度达到了452米,美国芝加哥西尔斯大厦就只能以9米之差退居第二,而纽约417米的世界贸易中心大厦,则被上海金茂大厦以3米之差挤到了老四的地位。亚洲人的权力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继上世纪晚期的第一轮高度角逐(如香港中银和汇丰的所谓“风水”之争)之后,第二轮成本昂贵的高度竞赛业已启动。北京、上海、广州、香港、台北和汉城(此外还有大连、青岛和厦门等二级城市)的多角权力角逐变得日益激烈。香港正在构筑480米高的联合广场,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高度是492米,而台湾自行设计的台北金融中心大楼,则企图以508米而冠盖亚洲,但由于台北的高度中还包括60米高的天线,按国际上“建筑高度算到屋顶”惯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仍然有望守住“亚洲第一高”的称号。

 

但上海显然未能跨越500米的建筑语法极限。长期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建筑能够逾越这个界线。它是建筑师的最后苍穹,阻止着权力爬高运动的无限扩张,仿佛是神明确立的一个神秘戒律。这就是我所说的“500米定律”,它高傲地俯瞰着那些奋勇爬高的政客、商人、建筑师及其民工们的低矮身影。曾经有传言称在奥运村建设的世贸中心将高达510米;接着又传出亦庄经济开发区将建520米的世界第一高楼,但由于反对声高涨,这两项计划都被暂时悬置。2001年甚至有传闻说,上海准备兴建三百层、可容纳十万人、高约1128米的巨型巴别塔,但这个传奇式计划遭到了当局的否认,否则,它可能成为中国人构筑长城以来的最大手笔。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跟亚洲人的建筑劳动竞赛截然不同,激进的阿拉伯人采取了恐怖的颠覆性手法来摧毁美国人苦心经营的景观政治。它的911攻击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狂野的高楼战争,用两架民航飞机把美国首席摩天大楼化为废墟。但这场高楼绞杀战的结果,竟然不是“大厦主义”的终结,而是从反面激发了它的复兴。


纽约显然无法容忍亚洲人的巴别塔野心和阿拉伯人的“超限战”打击。它利用世贸重建的契机,大幅度拉开高度的差距,藉此捍卫其建筑话语的世界霸权。这是发生在隐喻和象征层面上的战争,它一举击碎了“500米定律”,令其变成一个脆弱的昔日记录:由于美国“世贸中心”的重建,上海谋求“世界第一”的梦想似乎已被碾碎,世贸大厦的复原设计,延续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的大厦主义精神,大步跨越“500米定律”极限,要在世贸遗址上修建高达541.3米的尖顶摩天大厦。这个高度是对华文经济圈高楼竞赛的沉重一击。美国伊利诺斯州芝加哥的芝加哥螺旋塔更是高达610米。美国将藉此收复“世界第一高度”的称号,重建高度的世界霸权。


但亚洲和阿拉伯国家并未就此妥协。东京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晴空塔(东京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天空树)高度达到634.0米,麦加皇家钟塔饭店建筑高度601米,而迪拜的哈里发塔,则以162层和828米的高度,超越646.4米的波兰华沙电台广播塔,成为全球最高建筑。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的中国,正在以狂热的营造激情,响应这场来自外部的高度挑战。广州电视塔600米,深圳平安金融中心600米,上海年前推出632米的上海中心,而尚未竣工的苏州中南中心,其设计高度已达729米。最为雄心勃勃的,是长沙市838米的“天空城市”,要不是该计划被无限期搁置,便有望超越迪拜塔,跃升为世界第一高楼。一种全新的“1000米定律”,正在被全力打造之中。有媒体估算,到2022年,中国15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将达到1318座,为美国的2.5倍,其中八成将出现于中小城市。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这是人类权力基因中“巴别塔情结”的一种历史闪现。根据《旧约·创世纪》记载,巴比伦人曾经宣布,“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这个简短的政治声明显示,高楼建造从一开始就是权力的物化象征,它的功能首先是建立与上帝相等的霸权(“塔顶通天”),其次是打造政治威名(“传扬我们的名”),最后是实现国家集权(“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旧约文献明晰地阐释了超高建筑的三大内在政治逻辑。我们看到,美国的伊拉克战争无疑是那场遥远的历史记忆的延续:它要彻底终结“巴比伦人”萨达姆的“造塔”野心。


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的“大厦主义”无疑延续了这种建立威权的欲望。把一个庞大的建筑物变成世界的轴心,实现人力、财力和物力的高度垄断。纽约世贸大厦把资本及其代言人收纳和压缩到了一个长长的矩形或锥形物体里,令其散发出金融(资讯)集权主义的威严气息。不仅如此,它还是一种对高度的尖锐征服。它以勃起的阳具的姿态冒犯着无辜的天空。建筑的性别政治就这样塑造了都市的内在灵魂。


在高楼角逐的世界性进程中,上海的表现是异乎寻常的:它为自己订制了大批钢筋水泥阳具(这本来应该是首都北京的所为),截止到2015年为止,200米以上高层建筑已达45幢,其数量跃踞亚洲第一。这显然与它急于摆脱其都市阴性形象密切有关。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长期以来,上海作为一个女性化城市,和淫雨、丝绸、棉布、女人和女同性恋戏剧“越剧”的长江三角洲捆绑在一起。这种阴性化特征成为其进入WTO的地缘政治学障碍。阴柔的都市哲学是受虐、被动、忍耐和内敛的,不足以用来书写一个晚期资本主义的威权形象,并有可能令其在丧失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优势。大批新生的高层建筑改造了景观政治的属性,令其在外表上散发出浓烈的资本荷尔蒙的阳性气味。这场大规模的建筑物变性手术,不仅向游客提供了一个现代化的阳具布景,而且可能有助于改造政客、商人和市民的气质,把他们变成更富于自信和进取心的国际化居民。无论这种手术的最终结果如何,隐形的摩天大楼的性别政治语法,都已古怪地改写了中国都市现代化的进程。(原载《南风窗》,微信发表时有所修改)



本文题图为彼得·勃鲁盖尔画作《巴别塔》

本文配图皆来自互联网

上传与管理:杰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朱大可:摩天大楼的阳具政治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