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文化的危机与复苏

 
 
 

日志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2016-01-28 10: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生命树、知识树、如意树到摇钱树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山东岱庙汉画像石拓片《大羿射日》:在生命树

“扶桑”的顶部,有十枚代表太阳的果实



华夏二字,最早见于《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说文解字》解释说:华,荣也;夏,中国之人也。这种解释其实根本不着边际。华字最早源于金文,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下端为弯曲的枝干,(如下图):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看起来比较柔弱,这类字后来跟“花”字混同起来;另一类的下端是直杆,(如下图):



 更像是枝繁叶茂的大树。“华”字的部分所指,应该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生命树,而所谓“华夏”,则应是以生命树为图腾的夏族,而“华人”就是住在生命树下的族群。如果这种推断可以成立,那么生命树在中国文化的源头,就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成书于战国年代的《山海经》,描述扶桑树的下部有九个太阳,还有一个太阳位于树梢(“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这个大概就是“华”字的真正所指。四川三星堆出土的神树,是世界上最早、植株最高(384cm)的青铜神树,分为三簇树枝,每簇分为三枝,形成“三级九枝”的格局,上面有二十七枚果子和九只小鸟。

 

太阳、鸟、果子和男性生殖器,这四种看起来不搭边的东西,其实指的是同一个事物。在西亚的两河流域神话里,日神、太阳、鸟(鹰雀)、果实和男性生殖器是同义语,它们可以彼此流畅地互换,中国文化体系吸纳了这种观念,在汉语里,“日”既指太阳,也指男性的性行为。“鸟”则跟太阳同体(“金乌”指的就是太阳),同时也指男性生殖器。在中国各地的民间方言里,充满了这类无比生猛的语词。

但是,跟果实的男性特点刚好相反,生命树本身却是神圣母亲的象征,它向人类提供阔大而浓密的庇荫。分娩男性果实的大树,还被进一步分为树冠与鸟巢,婴床和摇篮等意象;树顶上的大花,则是女性生殖器和人类起源的隐喻。

 

全球生命树观念起源于非洲,而后在美索不达米亚定型为“巴别神系”中的核心形象,再向西传入埃及,形成对棕榈和无花果等多汁性植物的崇拜。又经摩西之手,成为犹太人的崇拜物。《圣经》记载说,上帝令伊甸园里长出各种美树,树上结满香甜的果实,花园中央有两棵神树,分别叫做“生命树”和“智慧树”,其中“生命树”的果实能够令人永生。这种神树神话向东方传播后,在东亚地区被改名为“建木”、“扶桑”,后来又飞上月宫,变成著名的“桂花树”,被来历不明的仙人吴刚所砍伐。那些树枝砍了又长,永远都不会减少,显出极其强大的生命力。




15世纪浮雕《罪恶之门》,关于伊甸园的偷食禁果事件


智慧树又叫“知识树”或“知善恶树”,它的果实不能让人永生,但能令人获得智慧。亚当和夏娃偷尝智慧果之后,突然懂得爱欲、羞耻和善恶,于是用树叶遮住自己的羞处。上帝一眼便看穿他们所干的好事,勃然大怒,将两人逐出乐园,并派天使守护生命树,以防人类偷吃。这场花园事变表明,人类虽然拥有初级智慧(知识),却永远失去永生的机会。

 

在《圣经》之后,西方世界缓慢转入知识树统治期,中世纪神学,沉浸在对事物进行逻辑分类的喜悦之中,这种精神通过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与近代科学结盟,缔造出一种全新的知识神话。培根关于“知识就是力量”的论断,成为“知识树时代”的最高箴言。这种知识理性崇拜,成为推动资本主义崛起的精神能源。

 

神树崇拜东传到印度后,开始发生微妙的蜕变。在雅利安人书写的奥义书和吠陀经里,都提到一种根植于天堂的神树——生命与存在之树。几乎每一位伟大的宗教导师,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命树,他们在树荫下苦苦沉思,寻求“正等正觉”的伟大境界,其中最著名的是释迦牟尼的菩提树和老子的李树。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四川汉墓出土的如意树


这种生命树后来被饰以各种艳丽的世俗珠宝,逐渐演化成“如意树”,散发出耀眼刺目的物质光辉。在大神因陀罗的天堂花园里,长着巨大的“如意树”,并分为黄金树、白银树、水晶树、琉璃树、赤珍珠树、玛瑙树和车磲(彩贝)树等七个品种。为争夺这些神奇的“如意树”,阿修罗还与天神发生了频繁的战争。印度画师常把这种“如意树”绘成木兰树形状,其上饰有黄金树根、白银树干、青金石枝条、珊瑚叶子、珍珠花朵、宝石花蕾以及宝石果实,可以说是极尽美艳奢华之能事。《佛学大辞典》还进一步解释说,这种“如意树”可以按时提供一切所需之物,这意味着它具有鲜明的摇钱树的特征,这就为摇钱树在中国的诞生,奠定了重要的价值观基础。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汉代摇钱树的细部


进入中国的如意树,究竟是怎样变成摇钱树的,这至今都是一个不解之谜。目前已经发现的189株摇钱树,大多分布在四川和滇黔地区,也即西南丝绸之路的沿线,年代则集中于东汉和三国时期,是印伊文化在向东传播中被剧烈改造的见证。摇钱树最高达2.16米,枝叶向四方延伸,叶上铸有成串的汉代“五铢”铜钱及龙、雀、象、鹿等动物。四川汉墓的一个摇钱树座,更是直接刻画摇钱的狂欢场面——摇钱树上的金钱压弯了树枝,树下有两人用竹竿打钱,令其如果实般纷纷坠落,另两人在弯腰捡拾落地的铜钱,一派大发横财的喜庆气象,显示出造树者对于钱财的无限渴望。

 

这就是神树演化的三部曲,它几乎就是整个人类历史的象征:从生命树统治期,到知识树统治期,再经过“如意树”过渡期,最后进入摇钱树统治期。在这个世界性进程中,许多中国人做出了独一无二的选择:舍弃生命树和知识树的光明赏赐,大步走进了摇钱树的暗黑丛林。

 

中国人不仅从如意树中发育出了摇钱树,更从生命树的果实中,化育出长生不老之药——人参果和肉芝(太岁),进而派生出一个完整的滋补养生药谱,它包含人参、黄芪、黄精、灵芝、肉苁蓉、当归、杜仲,补骨脂、何首乌和冬虫夏草等诸多草本植物。如果加上动物制品如鹿茸、鹿角胶、狗鞭、海马、蛤蚧、狗肾、龟板和紫河车等,则可形成一个庞大的“药钱”谱系。它们并非如伊利亚德所说,因被神所采摘而获得神圣性,而是一大堆被悬挂于生命树上的零件,被道士用以医治各种“虚症”,推动健康、长寿乃至永生的步伐。


财神陆吾——中国最古老的守树人


 陆吾画像(林伟斌绘)


 

摇钱树虽然流行了一阵子,但到了魏晋之后,这种东西就逐渐消失了,人们祈求财富的方式,转向了对财神的膜拜和祈求。中国历史上的财神虽然不少,比较流行的有武财神赵公元帅和关帝圣君,文财神比干和范蠡,但若要论资排辈,尤其是财富的数量,还得从先秦的“山海经神系”说起。

 

《山海经》曾经细致描写过上帝(“帝”)的空中花园(“平圃”或“悬圃”),这座神山其实就在西藏阿里地区,是冈底斯山的主峰,名叫冈仁波齐峰,印度教、耆那教、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圣山,最初是大神湿婆的道场,据说其间藏有大量珍宝,而管理这些超级宝藏的,就是财神陆吾。可惜的是,两千年以来,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人意识到他的存在,更不用说去并焚香祭拜,祈求他的浩大恩典。

 

陆吾的印度名字叫俱毗罗,是夜叉国的国王,专司全世界的财富。据《摩诃婆罗多》记载,俱毗罗原先的封地在斯里兰卡(古称“楞伽”),他拥有一架华丽的空中交通工具——梦幻战车,可以在天上自由飞行。他的同父异母弟弟、十头魔王拉瓦那(Ravana)侵占斯里兰卡后,俱毗罗就把自己的库房迁到冈仁波齐峰,跟天神湿婆的空中花园(悬圃)融为一体。

在凡人看来,陆吾(俱毗罗)长相实在有点欠缺,他有三条腿和八枚牙齿,肚腩大得像个孕妇,全身披挂各种华丽的首饰。鉴于这种“恶俗”形象,尽管俱毗罗腰缠万贯,却在印度本土鲜有自己的忠实粉丝。他的夜叉侍卫的长相也是如此,他们有时是英武青年,有时却是大肚皮及四肢短小的侏儒,跟国王长得越来越像。不仅如此,由于他跟大神湿婆关系密切,所以在《山海经》里,其形象跟“西王母”发生了叠加,被形容成长着人脸、却有老虎的身体、爪子和九条尾巴,在丑陋之外,又加入了几分凶狠的元素。

 

看守上帝花园和财神宝藏的卫兵,大致可以分为两个团队,一部分是夜叉,另一部分则叫做 “英招”,后者有着马的下半身和人的上半身,也就是那种半人马的神兽,前额上长有独角,还长着鸟的翅膀,能够在天上飞行,周游四海,唱出的歌声无限迷人。但英招的原型却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是讨人欢喜的印度精灵紧那罗(ki?nara),天神的歌者和乐工,诞生于梵天的脚趾之间,浑身上下充满艺术和音乐气质。女性紧那罗楚楚动人,而男性紧那罗也能歌善舞,所以他们才能发出美妙婉转的歌声(“榴音”)。在佛教里,他们不再继续守望财宝,而是演变成迷人的飞天,在空中无限轻盈地飘舞,成为敦煌壁画的美丽主角。

 

《山海经》里有多处描述冈仁波齐山的盛况,而以《海内西经》最为详尽。它是天帝在下方的都城,方圆八百里,高一万仞(约一万八千米),是众多天神聚集之处,赤水、洋水、黑水、弱水、青水都从这里流出。山顶花园的每一面都有九道门,均由神兽“开明”守护,它们可能是英招的另一版本,身子大小犹如老虎,却长着九个人类的脑袋。

 

 冈仁波齐山远眺:《山海经》里财神陆吾的宝藏所在地


陆吾花园里有美丽的水池,四周环绕着树木,景色极为秀丽。那些树木并非寻常之物,多为生命树、智慧树和如意树之类,其中有一棵长得很像稻谷的生命树“木禾”,还有一颗名叫“曼兑”的知识树,服食其果子,可以令人变得富有智慧。花园里还长满各种如意宝树,像结满珍珠的珠树、由美玉长成的文玉树、玕琪树和琅玕树,还有说不清是哪一种宝贝的鸟秩树、服常树和离珠树,看情形,跟《旧约》的伊甸园没有多少区别。花园里的动物,包括凤凰、鸾鸟、三足乌、诵鸟、鶽鸟和六首树鸟,还有长得像蛟龙、蝮蛇、长尾猿、豹子之类的神兽。最值得一提的,是神秘的灵物“视肉”,它可能是一只巨大的神圣之眼,也可能是一种神奇的独眼兽,但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神通。所有这些暴露在花园表面的珍宝,可能只是陆吾管理的世界财富的冰山一角。

陆吾花园不仅跟《旧约》的伊甸园相似,而且也跟希腊神话的奥林匹斯山和印度神话十分接近。《山海经》所收录的,大约是丝绸之路上商人和移民的零碎见闻,因源自不同的传播渠道,被“西山经”、“海内西经”和“大荒西经”等各章节多次反复描写,弄成了不同的地点,成为一堆凌乱的记忆。但只要仔细辨认,就会发现它们大同小异,都指向同一个对象——冈仁波齐山。

 

每年六月,虔诚的四大宗教信徒,都会前往那座冈底斯山的主峰“转山”(绕山而行),以此寻求罪孽的消解和神祇的庇佑。在“转山”过程中,有的信众甚至能看到通往山体的彩桥和熙攘的人群,但那究竟是虔信者眼里的独特真相,还是缺氧状态下的器官幻象,人们对此已无从分辨。更为有趣的是,没有哪个精神朝圣者,会在乎陆吾及其财富花园的存在;他们也不知道,陆吾财富的真正本质,其实并非那些物质性的黄金珠宝,而是关于生命、智慧和幸福的真谛。

 

顺便说一下,春节的大年初五,中国人喜欢燃放鞭炮来迎接财神,这其实是一种很傻的做法,因为鞭炮原本是用来对付恶鬼的,火药的主要成分芒硝和硫磺,都是道士用来驱鬼辟邪的主要药物,加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它只有恫吓和驱赶的功能,哪里能迎来什么神祇?即使再宽容的大神,也不会喜欢这种无礼的行为。

 

月亮上的守树人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印度绘画中炼制苏摩酒的场景


 

跟生命树有关的嫦娥神话,是中国神话中最为温存的篇章,具有更多的本土化特点,它纳入部分域外原型,经历代文人的悉心加工,具有高度中国化的原创特征,而跟其他上古神话碎片迥然有别。

 

就时间而言,嫦娥叙事早在战国已经启动,但最后完稿却在中古时期,它是两汉和隋唐文学道士的杰作,旨在从一个“反话”的角度(宣扬月亮的寂寞性),证明升仙和永生的可能性。故事描述嫦娥在月宫里独自跳舞,而另一个仙人吴刚则忙于砍伐不死树上的枝条,并由一只神兔用杵臼加工成药物。这就完成了从“不死树”到“不死药”的戏剧性转型。

 

“不死药”似乎是“不死树”的一种升级形态,因为它直接提供了通往永生的道路,而这种有关“不死药”的奇妙灵感,来自更为古老的印度神话,那就是仙酒“苏摩”(Soma)。

 

“苏摩”是一种神秘的菌类植物,根据史诗记载,将菌株在水中浸泡,以石碾榨取黄汁,经羊毛筛过滤后,用水加以稀释,加入牛奶和面粉搅匀,再经小心发酵,即可酿成苏摩神酒。《梨俱吠陀》称,苏摩酒为天神之甘露,可赋予饮者超自然之力或永生之力,这令苏摩酒获得不死药——“仙露”的美名。苏摩酒人格化之后变成了酒神,掌管祭祀、苦行、星座和药草,是该四种事物的保护神。他的光辉“仙露”般滋润大地上的植物,促其生长,并由此拥有丰产神的位格。鉴于雅利安人认为月亮是导致植物生长的关键,所以苏摩神及其“仙露”,又跟月亮发展出非常亲昵的关系。

 

但苏摩神并非月神的本尊,他只是一个晚期吠陀神话的篡位者而已。印度月神的角色,本属于旃陀罗(Chandra)。该词在梵文中为“明亮”之义。据说旃陀罗年轻俊美,风流成性,长有四只神手,分别抓握着权杖、仙露(苏摩酒)、莲花,仅剩的一手则处于防范状态。他每晚驾驭三轮战车,由羚羊或十匹皎洁如茉莉花的白马拉着,驰过星光灿烂的天空。在关于旃陀罗的图画里,最常见的动物是羚羊,而兔子也受它庇护,与之有某种密切关系。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中国画家笔下的嫦娥(作者不详)

 

上述叙事中的一些细小元素,被中国道士所采纳。旃陀罗的兔子,被移置到了中国月宫,而那些擅长歌舞的飞天(亁达婆和亁达婆),则融入了嫦娥的人格,为其在月宫中“蹁跹起舞”提供蓝本。“兔子”一词,还诸见于《本生经》第316则“兔本生”故事,它讲述一只由菩萨投胎转生的兔子,发愿要行无上布施,跃入火中,将自己的肉烤熟给乞丐吃,帝释天闻讯,化身婆罗门前去探查,为其真诚品德所感动,将兔子的形象描绘在月亮上,令其光照人间大地,月兔传说就此在各地传播。季羡林认为,这就是中国月亮神话里月兔的原型。

旃陀罗的仙露——苏摩酒,之所以被转述为“桂花酒”,是因为另一则道教神话的介入,那就是关于吴刚的故事。据唐代笔记作家段成式记载,汉代有个叫吴刚的樵夫,虽然学习仙道,却老是三心两意,引起天神震怒,将其贬到月亮上去砍伐月桂,但月桂树高达五百丈,枝条随砍随合,怎么砍都不能穷尽。段成式同时还引述印度佛教典籍称,须弥山南面有一棵叫做“阎扶树”的超级生命树,只要月亮经过它的上方,它的影子就会投射到月亮表面,言下之意是这则月桂神话就来自印度。

 

月中仙人吴刚,可能还有一个更为直接的原型,那就是先秦燕国的著名方士宋无忌,他被后人称为“火之精”及“月中仙人”,前者代表火元素,后者代表水元素,这显然是在暗示他善于运作水火阴阳之术,而这正是道术的最高境界。饶宗颐先生指出,这位仙人宋无忌的原型,就是印度神话的火神阿耆尼加上月神苏摩。“宋无忌”集两位大神的影子于一身,可称得上是当时的超级神人了。

 

但经本土道士的悉心改写,嫦娥叙事最终走出旃陀罗神话的阴影,在《淮南子》里演化为更符合本土趣味的故事。在故事的开端,男主人公大羿率先现身,跟嫦娥在生命树月桂下发生浪漫爱情,而后大羿向西王母求药并交嫦娥收藏,但嫦娥却偷食了不死药,飞入月宫,独自成仙,这场剧变导致了大羿的无限思念和嫦娥的无限孤独。嫦娥于是派吴刚和玉兔炼制飞翔之药,企图重返人间,月神为此深受感动,准许两人在月圆之日相会于月桂树下。这是一种牛郎织女式的“大团圆”结局,它投射着中国神话消费者的世俗愿望。


生命树乐园后的寿仙彭祖


彭祖画像


人类被神逐出乐园之后,就失去了从生命树上获得能量的可能性。月亮是伊甸园以外另一个长有生命树的特殊地点,但它的遥远和不可抵达,反证了接近生命树的难度。但就在这样的困难境遇里,人类还是开辟了通往长寿的曲折道路。虽然这不是永生,却足以有限地延展生命的长度。彭祖就是这方面的范例,近两千年来,他反复出现在道家和道教的典籍里,成为鼓舞人类寻求长寿的不朽样板。

 

彭祖的本名叫籛翦或彭铿,身上有着诸多高贵的血统,据说他是水神颛顼的孙玄,火神吴回的孙子,鬼方首领的外甥。这些说法其实并不靠谱。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神祇,而只是一位拥有长生不老之术的仙人而已。

 

关于他的身世,就像其他各路神仙一样,史书上的记载多自相矛盾,混乱不堪。一种说法称彭祖身为贵族(侯伯和大夫),是几朝元老,历经尧舜禹三代的变迁,又在商代担任国家图书馆长,到了周朝还当过柱下史,继续掌管朝廷的奏章、档案和图书,毕生都穿着官服,俨然是一位被权力长期纠缠的资深官员。

 

但另一种说法截然相反,称彭祖自幼喜好恬静,不喜欢世务,也不经营名誉,更不修饰自己的车仗和穿戴,只是以养生为最高事务,活了将近八百年,面容依旧像个儿童,每天步行五百里地,辟谷的时候,可以终年不吃任何东西。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印度教的瑜伽大师


第三种说法比较另类,它源于彭祖本人的自述。彭祖宣称自己是遗腹子,自幼丧父,三岁就跟母亲分离,童年时恰逢西周末年的犬戎之乱。当时,周幽王为了取悦宠妃褒姒,数次举骊山烽火玩弄诸侯,最后犬戎兵马杀过来时,没有人愿意再去搭救他,结果被杀死于骊山之下,而周朝的领土则惨遭蹂躏。彭祖只得跟随那些难民,不远万里逃到西域。这一去就是一百多年。至于他后来怎么回到东土,又如何在彭城(今江苏徐州)一带定居,他并没有细说。他只是强调自己这辈子一共死了四十九个妻子,失去五十四个儿子,无数次遭到情感和家庭的罹难,弄得自己气血萎缩,形容枯槁,身心都饱受严重的创伤。这番著名的自白,被记录在一份叫做《彭祖经》的历史文献里,但世人宁可相信这只是彭祖的自谦之词。他们眼里的彭祖,应该是一位了不起的仙人,因掌握了修身秘法,所以能超越普通人的寿限,而成为中国人养生的最高样板。

但还有第四种说法,那就是彭祖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古称大彭国,所以才能从尧舜年间一直传到周朝末年,他们的领土,就在今天的义安山(古称大彭山)下,后来才迁移到徐州市的中心,从一个小部落逐渐发育为颇具实力的方国,据说还曾经帮助夏国平息王子武观发动的叛乱,后来又协助殷商帝国讨伐不听话的邳人。这个说法,比较符合生物学的日常逻辑,但彭国人不去钻研养生之术,反倒到处征伐,助纣为孽,实在跟彭祖热爱和平的性格不符。

 

彭祖留下的养生遗产大致包括:第一,用导引行气的方式来保持年轻态,也就是今人常说的“气功”;第二,用日常的食疗法来养生治病;第三,用植物、动物或矿物制成药物(如水桂、云母粉、麋角粉、甘脂、芝草等各种生命树的弱化形态)而长期服用;第四,运用“房中术”来固守精气并采补外气;第五,炼制并服用一种叫做“金丹”的伟大丹药。彭祖发明的这五大修炼方式,为道教修炼乃至全民养生,开辟了意义深远的道路。传说当年尧病重不起,饮服了彭祖的茶籽野雉汤后,遽然而愈,传为历史上的美谈。

 

晋代著名道士葛洪在《神仙传》中给彭祖以高度评价,称他在殷末已达七百六十七岁,却没有衰老的迹象。到八百多岁时,他并没有像常人那样老死,而是以出走的方式辞别东土,向西进入戈壁沙漠,前往印度或波斯,其行走逻辑跟老子完全一致,令人怀疑他也是参与印度沙门运动的“中国留学生”。在远离生命树之后,印度人率先掌握了瑜伽术修炼法,并藉此获得长寿,而彭祖借助这一方法,掌握了“得道成仙”的秘诀。至于他的真正寿命,至今都是难以索解的谜团。


本文配图皆来自互联网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朱大可:住在生命树下的“华人” - 朱大可 - 朱大可的博客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2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